疫情背景下宁波与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重点突破研究信息来源:市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22-07-08 10:12

【字体: 保护视力色: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E E9EBFE EAEAEF FFFFFF

  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对国际贸易投资带来巨大冲击,受此影响,宁波与中东欧经贸合作形势发生重大变化。2020年2月,宁波启动新一轮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编制实施《关于建设宁波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示范区的总体方案》。在这样的背景下,宁波与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我们认为应抓住全面落实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格局的契机,努力化危为机,在整体推进中谋求重点突破,促进宁波与中东欧国家经贸合作更上一层楼。

  一、中东欧经贸合作背景发生重大变化

  中东欧进入疫情防控与恢复经济的关键阶段。截至2020年8月2日,中东欧17国当天新增确诊3065人,累计确诊210322人,累计治愈130523人,治愈率62.06%,大部分国家疫情得到基本控制。据权威专家预测,全世界疫情可能要持续一到两年。受此影响,中东欧国家疫情防控仍将面临散发病例、境外输入以及聚集性疫情风险,尤其是来自俄罗斯的疫情蔓延风险,防范疫情反弹压力持续存在,疫情防控呈常态化趋势。同时,在常态化防控条件下,中东欧国家逐步启动经济社会恢复计划,大部分中东欧国家提出了恢复经济社会发展的具体要求和措施。

  中东欧独特优势面临疫情较大冲击。中东欧国家在中欧合作交往中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和资源禀赋、产业基础优势(见表1)。疫情发展过程中,中东欧国家较早采取边境封锁、严格限制人员流动等防控措施,同时受到欧盟乃至全疲软球经济的影响,中东欧国家旅游、酒店、港口、航空、汽车等优势产业遭到重创。如2020年一季度捷克乘用车产量32.3万辆,同比下降11%,其中3月当月产量降幅达36%。据相关报道,斯洛文尼亚2020年旅游业的收入预计将收缩25%~70%。

表1 中东欧17国独特优势主要领域

领域

具体描述

港口领域

波兰的格但斯克港吞吐量占全国港口一半,是波罗的海沿岸第四大港口。拉脱维亚的里加自由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被称为“波罗的海跳动的心脏”和“北方巴黎”。立陶宛的克莱佩达港是全国最大海港,也是波罗的海地区唯一不冻港,与世界200多个港口通航。罗马尼亚的康斯坦察港承担全国超过一半的进出口货物,是通往各大洲的重要门户和全国造船业中心之一,素有“黑海明珠”之称。希腊拥有各类港口150个,是世界级的航运枢纽,在船队规模和船舶交易等方面闻名全球,长期以来被希腊船东控制的船队约占全球商船队的1/4

资源能源

波兰是欧洲第二大产铜国,欧洲第一大白银生产国,琥珀储量丰富。克罗地亚沿岸的亚得里亚海里有丰富的石油储藏,并通过国际石油运输管网,通往克罗地亚、波黑、斯洛文尼亚、捷克等国炼油厂。罗马尼亚石油储量在欧洲(不包括俄罗斯)排第位。阿尔巴尼亚铬矿资源比较丰富,铬矿储量在欧洲居第二位,铬矿生产量居全球前十,拥有欧洲陆上最大的油田,石油年产量超过140万吨。

汽车等传统产业

捷克是世界上汽车制造、设计和研发集中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风冷发动机技术全轮独立悬架技术世界先进。波兰的矿山机械制造业是其支柱产业,HSW公司是中欧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之一,生产高质量推土机而闻名,同时又是变速箱设计的专家。卡托维兹焊接研究所是一个研究焊接设备和焊条的专业所,其铜焊条水平比较高,还生产焊接机器人。罗马尼亚是东欧国家中传统的纺织服装业强国。

高新技术

产业

捷克是欧洲仅次于德国的最大的超轻型飞机生产国,莫托莱特航空发动机公司Walter M601,Walter M602的两款航空发动机为全球十大航空发动机之一。匈牙利的生物技术行业在中东欧地区欧盟成员国中实力最强。立陶宛分子生物方面取得的成就和开发的不同生物技术应用在国际市场拥有相当高评价,在激光学领域处于先进水平。罗马尼亚计算机技术尤为发达,拥有世界第一的防病毒企业——bit defender(它拥有世界最大的病毒库)。爱沙尼亚的电信和IT发达,在欧盟处于领先地位,EestiTelekom是爱沙尼亚最大的电信公司。

高等教育及

音乐资源

罗马尼亚巴比什波雅依大学是罗马尼亚乃至欧洲最大最古老的大学,至今已经有四百多年历史。匈牙利的罗兰大学培养出了5名诺贝尔奖获得者以及众多世界著名科学家。捷克的查理大学是中欧最古老的大学之一,拥有大量艺术学院如布拉格音乐学院,克利夫兰音乐学院,布拉格艺术建筑与设计学院等。波兰的华沙大学是世界著名研究型大学,拥有艺术学院高达18所,其中有肖邦音乐学院、克拉科夫音乐学院、罗兹音乐学院等。

  资料来源:根据网络资料整理。

  二、宁波的新机遇与新挑战

  (一)新机遇

  1.防疫物资领域经贸合作成为新增长点

  一是扩大防疫物资进口,维持外贸基本稳定。疫情之初,宁波防疫物资稀缺,除接受境外捐赠、积极扩大产能之外,宁波凭借进出口贸易优势,通过商会、侨联等机构广泛动员本地企业全球采购急需防疫物资,有效维持进出口贸易基本稳定。2020年3月宁波医药产品、防疫物资等进口额大幅增长,进口额达272.1亿元,增长20%。二是积极推动防疫物资出口,支撑外贸企稳回升。3月中下旬开始,境外全球疫情加速蔓延,防疫物资成为世界范围内“刚需”,宁波利用前阶段形成的产能优势,加快开拓海外市场。数据显示,2020年前4个月,宁波市企业累计出口防疫物资高达48.5亿元(见表2),2020年4月份,防疫物资对全市外贸的贡献率近30%。

表2 宁波2020年前4个月防疫物资出口基本情况


口罩

化纤制防护服

消毒剂

红外测温仪

呼吸机及其零部件

数量

19.5亿个

845.7万件

3153.4吨

30.1万个

金额

44亿元

2.6亿元

0.7亿元

0.6亿元

0.6亿元

  数据来源:宁波市商务局官网。

  2.跨境电商新兴业态快速发展

  从需求方面来看,受疫情影响,国内外居民线上购物、贸易成为新趋势。如中东欧国家居民购物方式发生变化,居民对食品、家电、游戏、服装和个人护理等产品线上需求集中爆发,电商企业快速发展。宁波作为国家首批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城市,疫情期间跨境电商贸易逆势增长,成为进出口贸易新的增长点。如2020年上半年,宁波空港跨境电商业务实现了快速增长,累计验放进出口跨境电商148.93万票,价值1.6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93倍和3.16倍。从供给方面来看,跨境电商创新模式不断涌现。疫情期间,宁波跨境电商推出“无接触配送”模式,极大提升消费者跨境购物体验。部分企业积极推进跨境电商供应链的数字化改造,实现物流端的智能仓配。相关部门上线宁波跨境电商综试区综合直播平台,为跨境电商企业提供更加灵活多样的服务等。

  3.兼并收购跨国战略布局迎来良好时机

  全球疫情持续深入蔓延,将对全球产业链重构带来长期影响。其中中东欧地区相比欧洲其他地区产业相对薄弱,港口、航空、汽车、旅游等优势产业受到较大冲击,部分优质中小企业面临经营恶化的风险,这给宁波企业跨国兼并收购带来更多机遇。如希腊政府正推进四个区域港口的私有化,将出售亚力山德鲁波利斯(Alexandroupolis)、伊古迈尼察(lgoumenitsa)、伊拉克里翁(Heraklion)和沃洛斯(Volos)等港口的多数股权,尤其是西北部的伊古迈尼察港是希腊出口商进入欧洲其他地区的门户,具有较大的投资价值。

  (二)新挑战

  1.经贸人员跨境流动受限

  从短期来看,境外疫情防控措施仍比较严格,直接影响经贸人员往来。宁波严格落实入境人员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措施,部分国家仍采取比较严格的入境措施,尤其是中东欧部分国家近期疫情出现反弹,局部疫情防控措施有进一步收紧的趋势。从长期来看,全球疫情防控将趋于常态化,对经贸人员往来将会带来较大不便,尤其是国际展会、投资贸易洽谈会等短期内经贸人员的大规模跨境流动会推迟或取消,国际航空公司也会因疫情带来的经营风险减少国际航班,将对宁波与包括中东欧国家在内的国际经贸人员往来产生长期负面影响。

  2.外商投资出现疲软态势

  从前一个影响阶段看,疫情短期内对国内供需产生较大冲击,给投资环境带来不利影响。宁波作为国内外向度较高城市,外商直接投资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来自中东欧的外商投资也受到一定影响。从后一个影响阶段来看,虽然中国疫情防控持续向好,外商在华投资加快恢复,但是由于全球疫情蔓延、传播不断深化,有较大可能导致全球经济进入衰退,会较大程度影响到跨国投资者的预期从而缩减投资。而且出入境疫情防控趋于常态化,人员和资金往来受到较大限制,利用外资受到疫情防控的长期制约,对宁波维持外商投资基本面带来较大挑战。

  3.外部市场需求整体萎缩

  一是国际市场短期急剧萎缩。国内疫情发展阶段,外贸企业主要受到停工停产、供应链不稳、交通不畅的影响,出口受到较大影响。随着海外疫情快速蔓延,尤其是部分欧美国家疫情急剧恶化,国际市场需求急剧萎缩,部分外贸企业的不少出口订单被长时间延迟或直接取消。如2020年上半年,宁波与中东欧17国贸易额132.7亿元,下降1.8%。二是国际市场复苏仍面临较大困难。从当前发展态势看,中国以外疫情尤其是宁波传统出口市场的西欧、北美等主要国家疫情发展还未得到有效控制,中东欧等欧洲新兴市场国家正处于巩固疫情防控成果的关键阶段,这些国家何时取得突破性防控成效,目前仍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宁波进出口贸易仍将面临较大压力。

  三、近期需要突破的几个重点

  1.强化医疗卫生领域合作

  鼓励支持宁波市级医院加入中国—中东欧国家医院合作联盟,加强与中东欧高水平医院在预防医学教育和科研以及相关学科人才培养等领域合作交流。加强对医疗行业整体布局,开展医疗产业基地研究,鼓励支持宁波医药龙头企业在中东欧地区建设中医药产业园,在捷克、罗马尼亚等中草药资源丰富地区建立种植基地。

  2.搭建线上贸易服务新平台

  积极推进宁波对中东欧国家跨境电商出口平台建设。鼓励支持行业龙头企业联合天易通跨境出口综合服务企业、阿里巴巴等,组建市场化运营的中东欧跨境出口综合服务公司,实施跨国本地化运营,逐步建立并强化跨境电商在当地市场的品牌知名度和美誉度。

  完善中东欧出口市场跨境电商配套设施。鼓励支持跨境电商出口综合服务平台、龙头外贸出口企业等,在中东欧国家的节点城市建立完善海外仓、物流中转基地等配套设施体系,为出口产品提供仓储、流通加工、本地配送以及售后服务等,进一步推动跨境电商业务渗透。

  3.加快引进中东欧高端人才

  成立驻中东欧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工作联络处。建立完善中东欧及沿线“一带一路”国家引才引智平台,搭建用人单位与外国人才沟通交流的桥梁。对包括中东欧国家在内来甬投资或创新创业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在企业依法设立后,首次办理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时可适当放宽年龄、学历和工作经历的限制。在中国(宁波)中东欧青年创业创新中心建立中东欧人才服务港湾,为其提供内容丰富、精准精细服务。此外,加快完善中东欧人才生活配套设施。

  4.支持骨干企业跨国兼并收购

  建立中东欧国家政策、法律法规、行业等信息数据库,梳理中东欧国家独特优势与宁波投资合作主要领域和方向(见表3);设计合理的境外投资保险制度;支持贸促会和行业组织在中东欧重点地区搭建贸易促进机构、商会之间常态化联系机制,通过设立分支或办事机构,为宁波企业跨国战略布局提供服务;鼓励引导龙头骨干企业联合国内外优质投资机构组建中东欧国家投资专项基金,重点推进港口、资源类及战略新兴产业等领域的兼并收购,建议有关企业积极开展收购希腊相关港口前期可行性分析。

表3 中东欧17国独特优势与宁波全方面合作对接建议表

国别

对接建议

波兰

港口合作、矿产资源开发、农产品贸易、汽车工业领域合作、矿山机械制造(吊挂列车、液压和控制系统、钻探、矿山救护专用设备、高质量推土机)、高等教育合作、旅游合作等。

捷克

矿产资源开发、旅游合作、汽车工业领域合作(重型卡车、起重机、风冷发动机技术、全轮独立悬架技术)、航空工业领域(超轻型飞机、喷气教练机、轻型战斗机、运动飞机、滑翔机和飞机零配件、雷达设备和机场空管系统)、军事工业领域(轻轨、铁路机车、机床尤其是镗床)、激光技术、高等教育合作等。

匈牙利

港口合作、矿产资源(铝矾土)、农产品合作、汽车工业合作、生物技术领域合作、电子产业合作、高等教育合作(与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齐名的匈牙利罗兰大学)。

斯洛伐克

港口合作、矿产资源(陶瓷矿)、汽车工业领域合作、旅游合作(城堡数量巨多,温泉疗养)。

爱沙尼亚

林木、旅游、电信和IT产业方面开展合作,还可开展生态旅游合作。

拉脱维亚

优势不明显,可在港口、旅游等方面开展相关合作。

立陶宛

交通物流、生物技术、激光技术为立陶宛的优势产业。

斯洛文尼亚

可在港口、汽车、金属加工、医药与化工等方面进行贸易与合作。

克罗地亚

可投资产业:港口运输、造船、码头、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可合作产业:食品加工、艺术、音乐和体育、旅游(千岛之国之称)等方面。

塞尔维亚

可在农副产品、信息通信技术等方面开展合作。

罗马尼亚

港口、物流运输合作前景广阔;葡萄酒贸易、防病毒软件开发、纺织服装业、农副产品、粮食、肉类等食品的出口加工、基础设施、能源等多领域,可进行投资和合作。

保加利亚

可在国际市场上享有盛名的产品玫瑰、精油化妆品、酸奶、葡萄酒方面进行贸易合作;艺术体育、IT方面开发与合作。

北马其顿

可在矿产、食品和饮料加工业开展合作。土木工程和水利建设方面可以进行合作(北马其顿的技术人员和在现代技术的使用方面为业界公认,在北马其顿设立的外国建筑公司在北马其顿市场不受任何限制)。

波黑

林业和木材加工业、农业、矿产资源(食用盐、地下煤)开展合作。

黑山

宁波的制造业、农产品加工可进军黑山;在港口、旅游和矿产等方面开展合作。

阿尔巴尼亚

在港口、矿产资源(铬矿)、旅游(欧洲最好的海滩)、鞋业制造(意大利进口鞋类的第二大来源国)等方面开展合作。

希腊

航运、港口管理、船舶制造与维修、农业节水技术、文物修复与保护、旅游、艺术体育(西方文明的摇篮、神话的国度和奥运会的发祥地)等方面开展合作。

  资料来源:根据网络资料整理。

农贵新  傅叶挺  徐侠民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