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研究成果
返 回

宁波2035年中长期人口预测与发展趋势分析信息来源:市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22-05-27 14:53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2020年和2021年是各地紧跟社会发展趋势、抢抓国家战略机遇,超前谋划“十四五”规划、科学编制2035年国土空间规划体系、展望2049年发展远景的热潮期,做好城市人口预测是编制各类规划的重要依据,直接关系到城市发展目标、用地规模、空间布局、能源布局、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置等。本文基于近年来宁波经济社会发展特征和人口变迁规律,以保守立场尝试对宁波人口发展趋势做中长期预测,以供相关部门决策参考。

  一、人口预测的主要方法及其选择

  区域人口预测的方法繁多,大致可以分类三种类型,即趋势推导型、关联分析型和约束因子分析型。人口预测面向中长期,可能在某个特定的年份人口实际数据与预测不符,但从一段时期看,会有相当的吻合性。每种预测方法的原理不同、模型不同,典型验证的案例不同,往往需要根据城市发展阶段、人口预测用途等多种因素加以选择。趋势推导法主要是基于历史人口发展变化特征、规律,建立自变量和因变量函数表达式进而预测人口变化,本质是在城市发展面基本可预期的情况下按照综合增长指数推测未来人口规模的方法,主要适用于发展较为成熟的地区,不适宜于未来变化剧烈或者新建城市、城区。关联分析法寻求人口规模与经济发展、交通发展、公共服务设施、就业岗位、城市和周边的联系度等因子之间的系数关系预测人口,适用于城市发展预期比较平稳的城市。约束因子分析型主要适用于土地、水资源约束较强的地区。

  改革开放以来,宁波经济社会发展较快,呈现平稳增长的特点,城市人口变化在趋势上也呈现总体平稳增长的态势,具有一定的规律性,可以采用趋势推导型方法开展一般性预测。同时,宁波经济社会发展已经步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正在抢抓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历史机遇,城市产业、休闲和生态功能同时凸显,可以根据国内外类似城市的人口发展规律,采取关联分析法预测城市人口规模。当前,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愿望更加强烈,各地人口预测还应对管理总人口进行合理预测。一个城市在一段时间内,管理的总人口规模是相对恒定的。常住人口以外的管理人口,虽然其具体个体是随时变化的,但总规模具有常数的性质,可以称之为常在人口。常住人口和常在人口共同影响城市的产业发展层次和布局、空间分布和利用,是新时代城市战略规划必须厘清的基础性课题,本文拟采用两类方法对两类人口进行预测。本文采用的相关数据均来自宁波市统计年鉴。

  二、按照趋势推导法预测

  (一)关于常住人口的趋势推导预测

  2001-2018年宁波常住人口的变化特征主要有:(1)总体呈现逐年增长态势。从2001年的619万持续增长到2018年的820.2万人(见图1),其间,综合增长率为1.67%。(2)增长速度总体上以2010年为分水岭分为两个时期。2001—2010年的综合增长率为2.32%,2010年达到增幅峰值4.62%。2011年出现增幅拐点,连续3年维持0.31%以下的增速,主要原因是2008年后世界金融危机对宁波外贸企业产生冲击的延迟性反应,加之2010年前宁波对城市人口、人才资源的重要性主要停留在认识层面,落实到具体人口政策上,主要是限制或拦截人口流入,城市入户门槛较高。总体来看,2011—2018年呈现低速增长阶段,其间,综合增长率仅为0.94%。(3)2016年开始宁波人口增长进入“复苏”阶段。随着各地抢人才、抢人口行动逐渐进入炽热化,宁波人口增速呈现企稳上升的态势,2016年到2018年的综合增长率为1.58%,2018年的增长速度为2.46%,基本恢复到2010年前水平。

  采取趋势推导法预测人口的关键是确定合理的综合增长率。本文认为2019—2025年可以采用2001—2010年2.32%的综合增长率、2025-2035年可以采用2001—2018年1.67%的综合增长率预测。2025年宁波常住人口约为963万人;2035年宁波常住人口将达到峰值约1150万人;2019—2035年的综合增长率为1.99%(见图2)。

图1 2001-2018年宁波常住人口变化趋势

资料来源:宁波市统计局在宁波民生一点通上的公开答复。

图2 按照趋势推导法测算的2019年-2035年宁波人口变化预测

资料来源:作者计算得出。

  采用该增长率的主要理由有5个。①人口流动总趋势未变。我国人口流动逐渐从由西向东转变为由北往南、由周边城市向中心城市集聚。宁波作为长三角区域都市圈中心城市,以人口流入为主的总态势仍可预期。②宁波对人口问题已有相当觉醒。近年来采取较多吸引人才、吸引年轻人口的举措,产生较好效果。③短期内各地人口政策应激效应仍较明显。当前,各地吸引人口的竞争十分激烈,“十四五”期间是我国产业发展和分化的关键窗口期,宁波作为国家制造业重地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地区,仍具有较强的人口吸引力,故2019—2025年期间采用2.32%的综合增长率。④中长期后各地发展格局基本定型。“十四五”后,我国科技创新和产业革命有望进入爆发期,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格局基本定型,各地人口政策的边际效应趋低,宁波常住人口将达到峰值。宁波近年来大力开展城市品质提升工作,国土生态空间优化较好,在我国进入后工业化时期仍具有较高的比较优势,有望保持人口平稳增长态势,故2025—2035期间采用1.67%的综合增长率。⑤从城市比较度看该增速与宁波城市潜力匹配。成都、深圳、广州、郑州、长沙、南通等城市的2035年常住人口规模分别为2300万、2000万、2000万、1350万、1200万、1000万,宁波的综合增长率略低于6市2.14%的平均值(见图3)。

图3 国内部分城市2035年人口规模目标

资料来源:各地2035年城市总体规划。

  (二)关于人口结构的趋势推导

  1.人口自然出生率

  尽管自2016年以来,我国已全面实行“二孩政策”,但因抚养成本逐年攀高和养育观念的变化,新的生育政策刺激效果不太明显。2016—2018年,宁波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2.85‰、3.04‰、1.83‰,平均值为2.57‰,年均净增人口1.53万人,低于2013—2015年的平均自然增长率2.6‰。据鄞州妇幼保健院袁素波等人调查反映,48.9%的被调查育龄妇女明确表示无二孩生育意愿,19.5%的被调查者尚不明确二孩生育意愿。2018年,全市户籍出生人口同比减少1.02万人,生育小高峰已过去。从目前来看,刺激生育的政策、环境和技术都不会有明显改变,未来宁波将长期维持低水平的人口自然增长率。

  2.户籍人口预测

  2016年以前,宁波执行严格的入户门槛政策,2000年以来宁波户籍人口的增速非常缓慢,2001—2018年的年均增长率仅为0.62%,远低于同期总人口1.67%的平均增速,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88.9%降到73.6%。2016年以后随着二孩政策的执行、落户和随迁门槛的放低,宁波户籍人口增速才进入1%时代。但随着我国城镇化进入后半场,城市化和逆城市化并行,加之各地常住人口公共服务水平提高,户籍吸引力弱化,宁波的户籍人口将不会出现大幅增长,将维持近3年的趋势(见图4)。按照近3年1.04%的均速推测,到2025年、2035年户籍人口约为648万、718万。

图4 2000-2018年宁波户籍人口变化图

  3.老龄人口预测

  一个地区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总人口的10%或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7%即进入老龄化社会。宁波市进入人口老龄化时间早、程度深,于1987年就步入老龄化社会。《健康宁波2030行动纲要》指出,2030年宁波居民人均预期寿命可从2015年的81.24岁达到82.5岁,人均健康期望寿命从2015年的71.46岁提高到73岁以上。考虑到一个地区人均预期寿命和健康期望寿命不可能无限期增加,目前宁波老龄化率已超25%,迈入深度老龄化阶段,影响2035年宁波老龄人口规模的主要是当前65周岁左右人口因健康期望寿命的延长而造成的老龄人口累加。据此,以2017年末占户籍人口2.51%的65~67周岁人口作为平移累加因子,将2035年宁波老龄化率设为26.81%(2017年的24.3%+累加因子2.51%),届时预计户籍老年人口约为192万(见图5)。

图5  2011-2018年宁波户籍人口老龄率变化图

资料来源:宁波市老龄办。

  4.劳动年龄人口预测

  近年来,宁波人口增加主要来自基于市场和产业驱动的外来人口流入。2018年,宁波市总人口820.2万人,户籍外人口占26.4%,户籍外人口主要以青壮年劳动力为主,总体而言当前宁波的劳动力资源数量充沛。根据2010年宁波市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市15~59岁人口约为常住人口的75.06%。未来流入的常住人口仍将以60周岁以下为主,可冲淡全市总人口的老龄化程度。按保守估计,以70%的劳动年龄人口比例预测,到2035年全市15~59岁人口将达805万人。

  (三)关于常在人口的趋势推导预测

  常在人口主要是常住人口以外,来城市观光游览、度假、探亲访友、就医疗养、购物、参加会议或从事商务、文化、体育、宗教活动的人口。这些人口与城市经济社会发展同样联系紧密,是未来高能级城市实际管理人口的重要构成。如深圳和长沙分别提出到2035年城市常住人口规模为2000万人、1200万人,但管理人口规模都为2500万人,超出常住人口的主要是常在人口。近年来,随着宁波城市建设品质的提升、全域旅游体系的初步建立、综合交通枢纽地位的确立,全市日均接待国内外游客数总体态势趋好,2005—2018年年均增长13.2%,2015—2018年年均增长14.5%,2018年日均接待约34.2万人(见图6)。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和旅游文化市场的成熟,中长期后接待游客数有望高速增长。2018年,宁波市登记流动人口约460.84万人,如果按照每人暂住180日计算,则日均实时流动人口约226万人(包括常住无户籍人口03万人),纯常在性人口每日约13万人。

  如以每日接待游客数的40%约13.68万人作为2018年常在人口的初始估值,按照2019—2028年保持近期14.5%的增速、2028—2035年实现20%的展望增速测算,则2028年宁波常在人口有望达53万人,2035年有望达190万人,全市管理人口可达1340万人。

图6 2005-2018年宁波日均接待国内外游客数

  三、按照关联分析法预测

  1.GDP增速关联预测

  不少学者研究认为,GDP增长与城市总人口增长呈现某种正相关关系。2001—2018年宁波GDP增速的峰谷走向与人口增速趋势呈现同向关系(见图7)。宁波经济社会已步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发展动力和发展模式正在切换,考虑到劳动力和资本投入的变动趋势,未来5~15年GDP增长率会很可能降至5%~6%的区间内。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王智勇根据全国抽样定量分析,得出流动人口每增加1%可以促进地区GDP增长约0.54%;地区GDP每增长1%可以带动人口增加0.52%。如果仍按此种关联关系测算,假设未来16年宁波GDP年均增速5.8%,则2035年宁波人口总规模将至1360万人(包括常在人口)。

  从常住人口增长与GDP关系的角度看,以杭州、青岛、宁波、合肥、成都5个不同类型城市2013—2018年的GDP总和年均增速10.75%、常住人口总和年均增速2.89%测算,GDP每增加1%可以带动人口增加0.27%。如果仍保持此种关联,设2019—2035年GDP保持5.8%的均速,则2035年宁波常住人口将达到1070万人。

图7  2001-2018年宁波常住人口增速与GDP增速走势图

  2.城市首位度关联预测

  2016年国家发改委《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指出,推动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合肥都市圈、苏锡常都市圈、宁波都市圈同城化发展。该规划预测的2030年上海、杭州、南京、合肥、苏州、宁波的常住人口分别为2500万人、950万人、1060万人、1000万人、1150万人、900万人过于保守,近期可能会被实际人口规模突破。

  从国际国内经验来看,都市圈中心城市在人口分布上具有较高的首位度。如日本东京都市圈由东京都、崎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组成,2015年东京都市圈人口近3700万,2015年东京都的人口为1349.1万(日本总务省《国情调查》),东京都的人口约占东京都市圈总人口的36%。伦敦都市圈由大伦敦、伯明翰、曼彻斯特、谢菲尔德、利物浦等城市和周边众多小城镇组成,2016年人口约2260万,2011年伦敦市区常住人口约817万,粗略估计市区人口占都市圈的36%。国内武汉都市圈覆盖武汉、黄石、鄂州、黄冈、孝感、咸宁、仙桃、天门、潜江等9个城市,2018年9市常住人口3190万人,武汉市人口占都市圈的34.7%。青岛都市圈由青岛、潍坊两市及烟台莱阳市、海阳市构成,2018年常住人口约2028万,青岛市人口占46%。

  宁波都市圈由宁波、台州、舟山组成,2018年3地常住人口1538万人,宁波市人口占53%。但2018年宁波都市圈的人口密度仅为744人/平方公里,而苏常锡都市圈、南京都市圈分别为1255人/平方公里、944人/平方公里。如果2035年宁波都市圈人口密度可达苏常锡都市圈、南京都市圈2018年的均值(1100人/平方公里),则还有736万人口增长空间。如届时宁波市人口占都市圈的比例按45%计,则宁波市常住人口有望达到1150万。

  四、人口预测结论

  上述,按趋势推导法,2035年宁波常住人口约为1150万人、户籍人口约718万人、60岁及以上户籍人口约192万人、15~59岁常住人口约805万人,另可争取常在人口约190万人,全市管理人口约1340万人。按GDP增速关联法预测,设未来GDP均速保持5.8%,2035年常住人口达1070万人,全市管理人口约1360万人。按城市首位度关联法预测,2035年常住人口约1150万人,不同的预测方法数值接近(见表1)。

表1  按照本文三种测算法2035年宁波预期人口数

预测方法

2035年常住人口

常在人口

管理人口

趋势推导法

1150万

190万

1340万

户籍人口

户籍60周岁以上

15-59岁

718万

192万

805万

GDP关联法

1070万


1360万

首位度关联法

1150万



  五、加强宁波人口发展工作的建议

  创新是第一动力,人才是第一资源,人口是城市实现自驱动和自增长发展的重要保障。宁波要加快人口发展工作,必须要适应新常态、立足新方位,准确把握人口发展的新形势、新要求,切实增强统筹解决人口发展问题的紧迫感和使命感,具体包括以下几点。

  一是加强人口工作的组织领导。市、区县(市)两级政府要把解决人口发展问题纳入经济会社发展全局,把人口增长作为城市发展的重要支撑,确立人口定居友好型的公共政策导向,加强公共政策制定的纵横统筹力度。

  二是优化人口空间布局推动人口适度集聚。尽管国内外都市圈都存在核心城区—卫星城区的组团结构,但目前宁波的人口布局短板在于核心城区人口过于分散,制约现代服务业培育、城市活力提升。市、区县(市)两级政府要花大力气引导资金、项目、土地等要素向人口集中的区域倾斜,做大做强中心城区极核功能。

  三是打造美好生活目的地集聚年轻人口。对于年轻人群而言,美好生活目的地必备适合“栖息”和“孵化”两个前提条件,前者的重点在于能够方便获得公共住房保障,后者的重点在于城市能够提供周到的幼儿照护服务和子女优质教育服务。与降低落户门槛、提供落户补贴相比较,提升公共住房、基础教育、医疗和老年人公共服务水平更具含金量,更能促使年青人来该地就业、创业。因此,必须把构筑美好生活目的地摆在吸聚人才人口工作的首要任务上。

  四是开展常住人口素质提升行动。宁波的劳动力资源总量充沛,但存在较为严重的结构性矛盾。2010年每10万人中具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仅为1.03万人,与杭州的1.89万人差距明显,亟须出台适应先进制造业发展趋势的在职培训计划,提升人口质量,避免因人口素质低端造成产业低端锁定。

  五是谋划建设导向的宜居之地。2035年,我国将实现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目标,届时社会生产力得到极大解放,人们生活方式将呈现候鸟式的特征。宁波要积极利用山水自然优势,塑造宜居城市形象魅力,开发具有地域特色的旅游资源和休养资源,打造人口迁徙流动的必经之处,通过大幅增加常在人口实现人口中长期规划预期。

汪志飞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