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时期加快宁波法律服务业发展的建议信息来源:市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22-12-15 14:59

【字体: 保护视力色: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E E9EBFE EAEAEF FFFFFF

  法律服务业是现代产业体系和社会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宁波奋力当好高质量发展排头兵、争当浙江建设“重要窗口”模范生离不开法律服务业的有力支撑,对法律服务业规模化、专业化发展的要求越来越高。与同类城市相比,宁波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是亮点,律师及律师事务所数量、高端法律服务供给、城市法律政策环境等方面还存在比较劣势。“十四五”时期亟须奋力赶超,以此来更有力推动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打造,更高水平服务城市经济转型升级。建议尽快出台促进法律服务业发展的专项政策和“五年行动计划”,力争在行业规模化发展、领军型律师律所引育、支撑经济社会重点领域发展等方面取得突破。

  一、宁波法律服务业发展现状

  律师事务所量质齐升。一是整体发展呈现规模化态势。截至2020年年底,全市共有律所178家,较2014年年底增加40家。规模超过百人(含实习律师)、50~100人、30~50人的律所分别为5家、12家、11家,较2014年年底的1家、6家、6家有显著提升。39家律师事务所年创收超千万元,较2014年增加25家。二是龙头律师事务所更具竞争力并开始“走出去”。和义观达所、大成(宁波)所、海泰所、导司所等龙头律师事务所创收突破亿元。其中,和义观达所在上海、杭州、北仑、慈溪、前湾设有分所,海泰所在舟山、杭州湾、北仑、奉化、慈溪设有分所,大成(宁波)所在中国境内拥有45家办公室。

  律师队伍持续壮大。一是每万人拥有律师达到4.25人。截至2020年年底,全市共有律师4205人,其中专职律师2973人,较2014年年底分别增加121.5%和76.5%。2019年全市律师总人数占常住人口的万人比为 4.25,达到小康社会建设要求(2.5),高于浙江省(4.04)和全国(3.83)水平。二是涌现出一批优秀律师。目前,全市有一级律师18名、二级律师23名、三级律师238名,叶明、蔡祖红、周丽霞等人获评全国律师行业优秀党员律师。

  公共法律服务体系更加健全。一是县级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实现全覆盖。全市10 个区县(市)全部建成标准化公共法律服务中心,提供“6+X”标准化服务;设立律师调解工作室39家,进驻调解员322人,覆盖各级法院、公共法律服务中心。二是基层服务工作深入开展。2020年全市四级公共法律服务平台提供法律咨询服务130711人次,“12348”宁波法网、公共法律服务热线解答咨询9.57万人次,受理法律援助10224件。律师调解工作室全年调解案件4067件,其中有2564件达成调解协议。浙江共业律师事务所与徐自立分别荣获全国公共法律服务先进集体和个人。三是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参与公共法律服务的渠道更加畅通。在政策引导和自觉履行社会责任的双重驱动下,越来越多的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参与到法律援助、调解、普法宣传和脱贫攻坚、服务企业、法治化营商环境建设等公益性项目中。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宁波市律师协会与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合作编写了《企业战“疫”用工实操50问答》《新冠肺炎疫情下对外贸易法律问题十问十答》,“百家律所千名律师进万企”活动中发现企业法律方面问题(漏洞)178个,出具法律意见书或风险提示函68份,帮助解决问题1184个。

  商业化服务能力稳健提升。一是办理案件数持续增长。2020年,全市办理各类诉讼案件72741件,其中民事诉讼64807件、其他非诉讼法律事务5153件,同比分别增长5.3%、4.9%。二是民事诉讼案件的平均案值提高。全市民事诉讼业务收费9.67亿元,案均收费1.57万元,同比分别增长27.9%和8.2%。全市律师业务收费同比增长28.3%,人均创收65.7万元,同比增长18.2%。三是专业化服务水平有所提升。全市办理非诉讼法律事务逐年增加,且增速快于其他类型业务。担任法律顾问9843家,同比增长9.4%。部分律师事务所开始参与提供企业破产重组、IPO项目等高端服务项目。

  二、宁波法律服务业存在的主要问题

  尽管整体发展态势良好,但与同类城市相比,宁波在律师及律师事务所数量、高端法律服务供给、城市法律政策环境等方面还存在劣势。这使得宁波在全国法律服务体系中地位不高、辐射能力偏弱、对城市经济社会重点领域支撑力不足等问题更加突出。

  其一,律师及律师事务所数量偏少。截至2019年年底,宁波律师事务所、律师万人比数据(176、4.25)在副省级城市中的排名非常靠后1,与深圳(909、11.8)、成都(813、9.4)、广州(770、10.4)等领军城市有较大差距。在长三角地区也处于不利局面,落后于上海(1660、10.9)、杭州(545、9.5)、南京(419、8.5)、苏州(356、4.9)、合肥(211、6.3)、无锡(185、4.4)等城市。

  其二,缺少领军型的律师事务所,高端法律服务发展缓慢。宁波大多数律所还处于规模扩张期,经济社会发展前沿领域的专业化水平不高。全市大多数重点项目、上市企业、企业海外经贸业务的法律服务仍严重依赖上海、杭州等地律师事务所。部分本地律师事务所虽然开始参与破产重组、境内外上市、融资并购、IPO等项目,但只是提供部分外围服务。《互联网周刊》和eNet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19年度全国百强律所榜单中,北京46家、上海18家、大连6家、杭州5家,重庆、深圳和广州各4家,长沙、厦门和成都、包头、济南、沈阳、天津、海口、南京、长春、青岛等城市也有1~2家入选。宁波本地律师事务所无一入选。

  其三,缺乏系统性和攻坚型的政策支持。全市法律服务业政策包括行业推动律师事务所规模化建设的“3660”工程和名优律师引育的“五十百千”工程、“泛3315”相关人才政策和各区县(市)相关产业政策,如鄞州区对新引进的符合条件的律师事务所,连续三年给予每年最高20万元的房租补助。从实施效果看,一方面市级统筹能力不强,各区县(市)间、各律师事务所间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同质化竞争趋势,相互挖角、抢业务;另一方面是对律师及律师事务所结合宁波重点发展方向提升专业化水平的激励作用不够强,更多律师选择当事人支付能力更强的建筑房地产领域和知识产权领域。

  值得指出的是,2020年以来,上海、南京、苏州等地把握自贸试验区建设契机,先后出台支持法律服务业发展的专项政策2,在吸引机构落户、办公用房等要素保障、人才保障与激励、发展高端法律服务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大力度的创新举措。如上海提出,为临港新片区各级管理机构、企事业单位及海外企业的重大政府/商事谈判、诉讼、仲裁、调解、主导国际行业标准制定并发布、参与国际条约制定或修改等涉外法律服务事项作出突出贡献,挽回或获得重大权益,产生重大国内外影响的法律服务机构,经临港新片区管委会组织外部评议后,给予最高100万元专项奖励。

  三、推进宁波法律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建议

  必须高度重视法律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把握好“十四五”开局和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的有利条件,由市政府牵头,市司法、服务业、财政等部门参与,联动各区县(市)和功能园区,出台支持法律服务业发展的专项政策和“五年行动计划”,共同推动宁波法律服务业站起、站上。

  (一)规范全市法律服务业机构引育政策

  统筹市中心城区和高新区政策,就新落户法律服务机构购置办公用房、租赁自用办公用房,开发主体建设法律服务集聚区,法律服务人才生活保障、子女就近入学求医、经济贡献奖励、出入境便利化,律师事务所被评定为国际级或省级优秀、被钱伯斯等世界著名法律评级机构评定为中国区域百强以上等级事项,实施统一的奖励/补助标准。

  其他区县(市)和功能园区可根据实际情况,适当提高现金形式的奖励/补助标准,上浮比例不超过30%。

  学习借鉴青岛经验,对律师行业竞争行为进行规划,或出台实施意见。特别是对同一机构、同一团队在市内迁移的,不重复奖励/补助。

  (二)大力引进领军型律师事务所和律师团队

  对境内外知名法律服务机构在宁波设立总部或业务机构、开展实际运营的给予更大力度的一次性专项奖励。上海、南京和苏州的最高奖励金额已达到100万元,意义特别重大的给予“一事一议”。

  对与全市主导产业定位或经济社会发展前沿领域相匹配的专业团队,按该团队在该领域获得成果的最高荣誉,给予一次性落户奖励。各区县(市)和功能园区可根据自身主导产业定位,进行调整完善。

  对实际开展经营并属地纳税的法律服务机构,年营收达到一定金额的,给予专项奖励。对地方经济具有重大影响力和贡献度的,给予“一事一议”。

  (三)大力支持国际化、专业化发展

  对本地法律服务机构积极服务“一带一路”倡议和17+1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发起设立境外法律服务中心、涉外法律服务点或提供重要法律服务的,给予专项奖励。对重大政府/商事谈判、诉讼、仲裁、调解、参与国际行业标准制定并发布等事项作出突出贡献的,给予重奖。

  对宁波企业开展境内外上市、跨境投资并购、涉外知识产权保护、“双反双保”、国际仲裁与跨境纠纷等业务,选择本地法律服务机构提供或参与提供服务的,给予专项奖励。

  每年开展以专业化为导向的律师及律师事务所评比。对每年办理涉外案件达到一定数量的法律服务机构,给予专项奖励。

  大力引进国际法律人才。借鉴南京经验,对拟长期在本地法律服务机构工作的国际法律人才,一次性给予2年及以上的外国人来华工作许可,提前享受有关国际人才出入境、居留便利、子女入学保障及人才跨境金融服务等保障政策。

  (四)营造互帮互助、你追我赶的良好环境

  对牵头召开与法治营商环境、国际化法律服务、经济社会重点领域或前沿领域法律服务等主题相关的高能级、强影响力的会议、论坛或培训,给予专项补助。

  在宁波市名优律师人才培育计划基础上,开展“结对帮带”活动,促进新律师事务所、年轻律师的快速成长。

  扩大政府购买法律服务范围和规模,引导公众更多求助律师及律师事务所途径。继续大力推广和升级“公证E通”服务模式。

  进一步拓展律师及律师事务所参与公共法律服务的渠道,提升公益性服务的自觉性,探索引入村(社区)法律顾问律师制度。

张  磊

1律师事务所数量排名垫底。根据各地律协年度报道汇总梳理,依次是深圳(909)、成都(813)、广州(770)、武汉(616)、杭州(545)、济南(433)、青岛(427)、南京(419)、大连(296)、西安(254)、哈尔滨(239)、长春(232)、厦门(193)、宁波(176)。其中,南京、厦门为2018年年底数据,成都为2020年5月底数据,武汉、哈尔滨、长春为市场监管局登记注册数据,其余为2019年年底数据。

2包括:《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促进法律服务业发展若干政策》《关于促进中国(江苏)自由贸易试验区南京片区法律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试行)》《园区管委会 自贸区苏州片区管委会关于支持法律服务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试行)》。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