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研究成果
返 回

宁波发展甲醇汽车产业的优势条件和对策建议信息来源:市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21-06-09 10:33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一、发展甲醇汽车产业的重要意义

  从全球发展角度来看,能源和环境压力不断加大,一次能源资源日益减少。截至2018年底,中、美、欧盟石油储采比分别为18.7年、11年、8.6年,意味着中、美、欧盟在若干年后,都将完全依赖石油进口,世界主要国家、经济体争夺石油资源将日益激烈。石油作为重要战略资源,主要用途为汽油和柴油,统计显示,石油消耗用途中23.8%为汽油,35.1%为柴油,即传统燃油车需要消耗半数以上的石油。随着世界各国汽车保有量的不断增加,石油在交通领域的消耗还将逐年增长。所以,减少传统燃油车,是应对石油问题的唯一选择。目前,多个发达国家、地区以及知名汽车品牌已经明确公开禁售、停产燃油车的时间表,传统燃油车或将被逐步淘汰,新能源车是未来的趋势。

  从我国能源安全角度看,目前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已经达71.85%,2014年以来,我国石油消费量年均增长4.71%,石油产量年均减少2.7%,部分油田已濒临枯竭,石油能源供应安全受到严峻挑战。一旦石油断供,将严重威胁国家的经济社会稳定发展。所以,减少使用石油资源,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迫在眉睫。

  各个国家和地区新能源资源禀赋不同,新能源汽车的选择也会不同。我国的锂、钴、天然气等资源严重不足,氢总产量不足,煤资源丰富,在新能源车的选择重点上就会与其他国家和地区不同。目前,甲醇的来源主要是煤炭,我国制造甲醇燃料资源充足,生产技术成熟,通过劣质煤、煤层气、焦炉气制取甲醇,实现了对劣质煤资源的最大化清洁合理利用。未来通过可再生物质,如秸秆制甲醇的技术,也提供了甲醇大规模量产的可能,理论上我国每年生产的秸秆等再生物质可生产供近10亿辆甲醇汽车使用的燃料。所以从长远来看,发展甲醇产业,加快发展甲醇汽车,是我国缓解石油困境、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战略选择。

  二、甲醇汽车产业发展现状分析

  2019年3月20日,工信部等八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甲醇汽车应用的指导意见》,鼓励有条件的城市、地区开始逐步推进甲醇汽车应用,并研究把甲醇汽车纳入新能源汽车管理。工信部近8年来进行了大量研究和试点,验证了甲醇汽车性能和市场化发展模式,未来甲醇汽车有望大量替代传统燃油车。

  甲醇汽车通过权威部门多年测试,各方面表现良好。在技术方面,工信部从2012年开始的甲醇汽车试点工作,通过了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等部门共同组织的验收,证明甲醇汽车技术及寿命可靠。试点共投放甲醇汽车1024辆,总运行里程超过1.84亿公里,单车最高行驶超过35万公里,累计消耗甲醇燃料超过2.4万吨。以吉利为例,吉利甲醇发动机暨整车技术已被国内权威专家及机构评定为“国际领先水平”,吉利先后开发了多款甲醇动力、14款甲醇乘用车和2款商用车,拥有核心专利近百项,承担了国家科技部863计划课题。吉利在全国四省一市10个试点城市,以及冰岛多年路试的甲醇汽车测试,其技术可靠性、安全性、环保性、驾驶体验得到了各方好评。

  在安全方面,工信部组织甲醇汽车试点工作的权威结论是:甲醇和汽油毒性程度基本一致,其职业危害程度均为轻度危害,试点地区均未出现影响涉醇人员身体健康的病例,涉醇场所空气中甲醇浓度均低于我国职业接触限值。

  在经济性方面,测试数据显示,甲醇汽车消耗甲醇15升/百公里,约24.7元/百公里。2014年来甲醇市场价格在2.02~4.28元/升区间浮动,价格基本在可接受范围内,比普通燃油车更经济。

  在环保方面,工信部公布的技术检测结果显示,2012年开始试点的甲醇汽车运行平稳正常,氮氧化合物等排放数据比国Ⅳ标准限额值低40%~50%,部分指标达到国Ⅴ标准,单位里程燃料费用比同排量汽油车降低48%。

  甲醇汽车是汽车市场的新成员,发展普及甲醇汽车需要国家和各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是,多年来甲醇汽车相关政策及配套不足,导致产业发展滞后。汽车新技术的技术指标及安全环保等论证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直到2019年5月《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才出现两款甲醇汽车,在这之前甲醇汽车无法正常生产上牌。另外,目前试点运行的甲醇汽车是国V标准,2019年7月1日起,我国大部分区域仅限国VI汽车销售上牌,正常渠道无法购买到依旧是国V的老款甲醇汽车。

  燃料加注体系配套滞后。M100车用甲醇燃料国标于2009年发布,而《车用甲醇燃料加注站建设规范》于2015年底才出台,政策滞后导致甲醇加注站建设滞后。甲醇车保有量不足,也导致各地甲醇加注站建设动力不足。

  生产体系滞后。据了解,目前全球各大车企近年来主要发展锂电池汽车,只有吉利汽车等极少数企业大力研制甲醇汽车及发动机等核心技术,未形成产业规模,产业链不完善。

  国内甲醇总产能不足。受进口甲醇影响,国内甲醇企业利润率长期不高,靠企业自身发展,产能提升慢。目前甲醇产能离替代汽柴油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甲醇燃料市场市场需求量不大,全国甲醇燃料储备供应体系尚未形成,所以目前只能在甲醇企业所在地城市进行试点推广甲醇汽车。

  三、宁波发展甲醇汽车产业的基础条件

  (一)汽车产业基础雄厚,可成为甲醇汽车生产中心

  宁波是吉利汽车的重要研发生产基地。工信部第319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两款甲醇轿车,均由浙江吉利汽车有限公司申报(吉利宁波春晓基地),意味着宁波有望成为最早在全国实现大规模量产甲醇汽车的吉利生产基地。目前,吉利已投资建成北仑春晓汽车制造基地,慈溪杭州湾生产基地。随着吉利汽车的持续多点布局,宁波正成为吉利汽车在全球范围内唯一能提供从图纸到生产再到整车试验一条龙服务的城市。吉利汽车杭州湾基地落成以来,目前吉利集团已有10多个项目落户新区,总投资超600亿元。宁波已经成为吉利实现“20200战略”的重要支撑,在吉利集团的全球布局中,宁波具有重要地位。在甲醇汽车产业爆发期来临之前,宁波有望抓住机遇,依托吉利汽车龙头企业带动作用,成为甲醇汽车的重要生产基地。

  宁波汽车零配件产业配套完善。作为全国的先进制造业基地,宁波扎实的制造业基础让汽车零部件拥有齐全的种类。宁波汽车产业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初期,经过近40年的快速发展,2016年汽车产业已跃升为全市第一大产业。除整车外,汽车零部件占全市汽车产业产值的七成以上。截至目前,宁波汽车零部件已涵盖汽车动力、底盘、车身、电气设备等全部四大类,涉及汽车各大总成及零部件,拥有均胜电子、华翔为代表的汽车零部件规上企业654家,奠定了宁波汽车产业的全国地位。近年来,大批宁波本地零部件企业加速崛起,还吸引了法国佛吉亚,美国江森,韩国万都,德国博世,日本矢琦、信戴卡、屹丰、宝路等高端汽车零部件企业陆续集聚。强大的汽车零配件产业为宁波发展甲醇汽车提供了坚实有力的配套保障。

  (二)石化煤电风能等资源集聚,可形成甲醇产业链

  甲醇传统上是煤化工领域产品,我国煤炭资源分布的不平衡性,导致了煤制甲醇供应分布不均衡,一定程度上局限了大规模推广应用甲醇汽车。这也是全国仅在部分地区试点甲醇汽车的重要原因。据悉,目前我国已投产的新技术可以使用石化副产氢,以及电厂排放的二氧化碳制作甲醇,为今后宁波发展绿色石化提供了一个新选择。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投资的冰岛碳循环国际公司(CRI)建造并运营世界上第一座二氧化碳和氢气合成甲醇试验装置,2012年甲醇产能1300吨,2014年甲醇产能扩展到4000吨,并于2019年成功在河南安阳市、甘肃金昌市建设甲醇工厂。宁波石化工业副产氢可外供约为7.23万吨/年,北仑电厂提供二氧化碳量充足,利用氢气和二氧化碳制造甲醇的廉价原料充足,理论上可实现百万吨甲醇年产规模,是发展绿色石化的首选项目。另外,宁波是沿海风电资源丰富地区,采用风电制氢生产甲醇,可以弥补甲醇量产后副产氢不足问题,同时风力发电装机可带动超级电容等相关产业发展,使宁波本地资源充分利用。

  (三)港口资源优异,可成为华东甲醇集疏运枢纽

  价格上,进口甲醇有优势。据统计,2019年国内甲醇价格在1970~2390元/吨区间波动,进口甲醇价格在1687~2176元/吨区间波动,进口价格是国内同期市场价格的89%左右,宁波舟山港进口甲醇均价为1942元/吨,进口甲醇价格优势明显。

  吞吐能力上,宁波港区有优势。宁波舟山港年进口甲醇147.8万吨,是我国的重要甲醇进口港,同时也是国内甲醇大宗商品交易地,甲醇期货交割地。宁波港区内液体化工品、油品的主要作业港区,目前已形成大中小泊位齐全,装卸设备及工艺先进的现代化港口。其中,镇海港区液体化工码头于1985年建成,拥有全国首座万吨级的液体化工专用泊位16#泊位及国内最早的五万吨级的液体化工泊位,区域拥有种类齐全的储罐群,总共储罐251个,总容积达107.4万立方,是全国重要的甲醇中转储存的综合港区。未来大幅度增加甲醇的吞吐量和临时储存,空间还可进一步拓展,吞吐能力尚有潜力可挖。

  地理位置上,宁波有先天优势。港区处于我国沿海南北航运与长江航运的交汇点,地理位置优越。已发展成为集管道运输、铁路集疏运、船—船中转等多种运输方式于一身,中国沿海最大的液体化工产品中转港之一,华东地区理想的甲醇集疏基地。另外,宁波港区便捷的港口交通,为将来甲醇汽车大规模出口奠定了基础。

  四、宁波发展甲醇汽车产业的基本思路和对策建议

  宁波应抓住甲醇汽车发展的机遇,加快研究甲醇汽车产业规划,出台产业扶持政策,充分发挥宁波石化、汽车产业优势,加快谋划以甲醇汽车为主、纯电乘用车为辅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体系。大胆创新,大胆投入,大胆实践,争取在3年内设立“液态阳光经济”示范区,引进碳循环甲醇燃料制造示范项目,初步建立起可持续发展的甲醇汽车产业链,突破甲醇汽车的推广普及瓶颈,建立起完善的配套体系和产品、技术、标准输出能力。争取在10年内发展成为以甲醇汽车为主的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领军城市。

  (一)优化产业布局,建设吉利汽车为龙头的新能源汽车总部基地,把宁波打造成为甲醇汽车全国重要生产中心

  发挥甲醇汽车整车企业龙头效应。完善产业布局规划,鼓励和引导吉利汽车在宁波前湾新区设立“液态阳光经济总部”,确立宁波作为吉利甲醇汽车的全球生产研发中心地位。加快谋划前湾新区甲醇汽车整车生产基地,合理布局甲醇汽车量产空间需求。引导和扶持吉利汽车,依托现有生产基地、研发中心等制造体系,针对甲醇汽车特性,通过技术改造完善甲醇汽车制造体系,提升甲醇汽车制造技术水平,开发甲醇乘用车、商用车、非道路工程车等多种车辆及动力机械,满足未来市场需求。

  引导甲醇汽车相关零部件生产企业集聚。以现有150多家汽车关键零部件企业为基础,提早研究规划,完善空间布局,预留甲醇汽车配套零部件企业发展空间,引导和鼓励零部件生产企业合理集聚,形成高效的生产协同体系。特别是要培育和引进甲醇汽车专用配件企业集聚,如甲醇燃料供应和电控喷射系统、专用后处理装置、专用滤清器、专用润滑油、耐醇材料等关键零部件领域企业在甲醇汽车生产基地集聚,构建起规模化制造体系框架,满足甲醇汽车量产需求。

  鼓励甲醇汽车制造服务企业发展。构建以整车制造商为核心的金字塔式的多级专业服务供应商保障体系。如专业的汽车检测中心,汽车专业人才培育培训中心,以及涉及汽车研发、试制、制造、检测等的全产业链服务保障体系。加快出台鼓励和发展甲醇汽车相关产业的政策,按照供应商级别以及产值,给予企业不同优惠政策。

  鼓励甲醇汽车配件企业区域间合作。甲醇发动机生产企业应尝试与更多的乘用车、商用车企业加强合作,适配更多车型。尽早生产出大马力甲醇发动机,满足矿用车、大型公交的客户需求。例如,发动机生产企业可加强与“一通三龙”等客车生产企业的合作,进行整车适配,开拓多样化的汽车车型以满足不同的市场需求,重点推进商用车产品的多样化生产,依托知名车企做好甲醇汽车宣传。

  (二)推动技术研发,着力突破甲醇汽车产业相关核心技术,把宁波打造成为甲醇汽车相关核心技术高地

  组建甲醇汽车产业投资基金,扶持甲醇汽车相关技术研发及项目。由政府发起,甲醇汽车及燃料生产经营企业、金融资本等社会资本参与,共同设立宁波“液态阳光”甲醇汽车产业投资基金。共同投资甲醇汽车研发生产、加注网络建设,建立公私合营、参股控股、金融租赁等多种商业模式。

  扶持甲醇汽车科技重大项目,专门从事从甲醇合成到甲醇广泛应用全链条相关高技术的研发与产业化,着力突破甲醇高效能量转化机制、低排放控制、长寿命低成本耐腐蚀材料等共性关键技术。占领技术高地、实现甲醇产业持续升级与突破。支持甲醇燃料重大应用示范工程,实现“液态阳光经济”相关行业健康有序发展,推进关键技术研发和创新成果转化。

  支持企业、高等院校、科研院所联合攻关,围绕燃烧系统、电控系统、耐醇部件和后处理系统,突破关键共性技术,探索研究甲醇汽车节能减排前沿技术,深入开展甲醇汽车尾气的健康影响等研究。鼓励和支持企业研发甲醇混合动力汽车、甲醇增程式电动汽车、甲醇燃料电池汽车产品,加快甲醇汽车科研成果转化及产业化应用。

  (三)加快相关产业配套,提早谋划面向全球、服务全国的甲醇产业服务链,把宁波打造成为甲醇制造储备和交易中心

  谋划构建宁波甲醇国际交易储备枢纽地位。充分利用进口甲醇的价格优势,以及宁波得天独厚的港口区位优势,为全国甲醇燃料的运输和供应链配套提供重要保障。应尽早成立甲醇燃料储备中心工作领导小组,积极研究和推动建设国家级甲醇燃料储备中心建设工程,打造国际甲醇交易中心,甲醇燃料集疏运枢纽,甲醇燃料设备服务中心,按照国家级燃料储备中心标准,设计规划完善的检验检测、加工灌装、消防安全、应急处置、大宗贸易、燃料储备专项资金等配套体系。利用宁波物流信息化优势,争取在宁波成立全国甲醇燃料调度调配中心。

  积极配合国家建立甲醇燃料战略储备和价格稳定机制。甲醇燃料价格的平稳和价格机制的健立,可以极大改善购车者的消费观念,建立与成品油、天然气价格变动一定比例差的动态价格机制,保证甲醇燃料使用者与汽油、天然气价格比例不变。宁波应积极配合国家有关部门、国家能源企业,加快成立专门甲醇燃料价格协调工作领导小组,建立M100甲醇燃料价格稳定机制。通过政府招标,行业准入,政府采购等手段建立价格体系,稳定燃料市场价格,争取在宁波建立服务全国的甲醇燃料检验准入核准体系,严防不合格甲醇流入燃料市场。

  加快发展宁波绿色循环低碳的甲醇制造产业。组织考察论证冰岛碳循环国际公司 (CRI)的ETL氢气和二氧化碳制造甲醇技术的经济性、项目可行性,引进国际先进技术设备。研究借鉴河南安阳市,甘肃金昌市氢气二氧化碳制甲醇环保循环工程经验,建设宁波“液态阳光经济”甲醇燃料重大应用示范工程,推进绿色石化发展。研究论证宁波沿海风电制氢项目可行性,引导和鼓励民营资本参与投资运营,使本地资源得到充分利用,实现资源循环利用的可持续发展态势。

  (四)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加速甲醇汽车普及步伐,把宁波打造成为甲醇汽车普及率全国领先的新能源示范城市

  加快申请成为甲醇汽车试点城市。宁波发展甲醇汽车已经具备相应条件,应积极向国家申请成为试点城市,给予甲醇汽车所有新能源汽车的政策待遇,努力发展成为我国甲醇汽车推广应用的示范城市,并带动周边城市应用推广普及。在甲醇汽车产业发展初期,应积极争取国家给予相关土地、资金、产业等扶持政策,以便尽快实现产业化、市场化、规模化过渡,使甲醇汽车产业尽早步入快速发展道路。

  构建立足宁波、服务全国的甲醇燃料加注体系。甲醇加注站等基础配套设施建设是甲醇汽车普及和甲醇燃料应用的前提。应确立甲醇加注站主管部门,建立输配系统基础设施建设直通窗口,实行输配系统基础设施建设审批一站式流程,从行政层面促进输配系统基础设施建设与运营,建设计划透明公开,打消消费者对于加注困难的顾虑。加快将甲醇加注站建设、改造纳入城市综合交通和建设规划当中,科学确定建设规模和选址分布。以国家甲醇燃料储备中心为核心,规划面向全国的甲醇加注站服务线路。

  加快推进甲醇汽车在各领域应用。宁波作为大型港口城市,要加快推动港区物流集卡车2~3年内逐步向甲醇汽车转变,加快出台燃料补贴、购车补贴和限行政策,解决港口集输运重型车尾气污染严重、利润低微的弊端。同时,利用集卡车运输网络,逐步建立起服务全国的甲醇燃料加注网络。另外,如政府采购领域、公交车领域、出租车领域、快递物流业等,都可以作为甲醇汽车先行试点范围。

宋宇宇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