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 WAP网站 | English |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研究成果
返 回

宁波海洋经济发展需要突破的几个问题信息来源:市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21-03-08 16:32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海洋经济是宁波经济增长重要引擎之一,2018年宁波市海洋经济总产值为5250.82亿元,同比增长11.6%;海洋经济增加值为1530.82亿元,比上年增长7.6%,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14.2%。2019年7月浙江省政府正式批复《浙江宁波海洋经济发展示范区建设总体方案》,宁波海洋经济迎来重大发展机遇。针对当前宁波海洋经济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尚未理顺、产业结构不够合理、科技支撑相对不足、生态环境压力较大等突出问题,我们提出相关对策建议。

  一、当前存在的突出问题

  (一)体制机制尚未完全理顺

  法律法规不够健全,缺乏约束各个行业的综合性法规,部分法律法规配套立法和实施细则未能及时制定和出台。陆海国土空间统筹规划引领不足,海洋功能区划缺少陆海统筹内容,对陆域的服务、支撑和衔接考虑较少。海洋经济管理体制不够完善,行政部门之间、行政区域之间、开发区之间协调难度大,开发利用合力不高、效率较低,各职能部门之间机构重叠、职能交叉、信息不畅等。

  (二)产业结构还不够合理

  宁波海洋经济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但相比于其他先进城市,海洋经济增长速度、总量规模有待进一步提升。尤其是缺乏重大项目支撑,以浙江造船厂为代表的明星企业等的倒闭,支撑海洋经济高速增长的重大项目不足。海洋经济发展水平与全市已进入工业化中后期阶段不相适应,难以满足国际港口名城的发展要求。2018年宁波海洋经济总产值5250.82亿元,增加值达1530.82亿元,占地区GDP的14.2%,远远低于2018年青岛的27.7%。

  (三)科技支撑相对不足

  科技投入有待提升,宁波R&D经费支出总量和R&D投入强度指标居副省级城市中后位,海洋科技投入相对较低。海洋高能级创新平台相对较少,国家级涉海科教机构、科研重大项目等与大连、青岛、厦门等沿海发达城市相比存在较大差距。海洋科教人才队伍规模偏小、质量不高,目前全市海洋科教机构从业人员少于中国海洋大学、厦门大学等一个大学科教人员,其他同类城市在海洋学科领域拥有的院士、973首席专家、长江学者等领军人物也远超过宁波市。

  (四)生态环境压力较大

  海岸带生态功能退化,填海造地改变了海岸带陆海生态空间格局,对海岸带环境和生态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导致潮滩湿地面积减少,海洋生态功能严重退化。陆源污染形势依然严峻,海水养殖污染、非法海洋倾倒及乱扔垃圾等造成的海上污染未能得到有效解决,临海工业带来的辐射、难降解有机物污染等新型污染在局部区域呈加重趋势,石化产业带来的石油类、化学品泄漏等海洋环境灾害隐患逐渐加大。

  二、对策建议

  (一)完善管理体制机制

  1.强化统筹协调

  充分发挥市海洋经济工作领导小组的统筹协调作用,建立健全宁波海洋经济发展的统筹协调运行机制,强化对重大政策和重大项目的协调。做好海洋资源开发利用的总体规划,实现海洋资源的优化配置。实施目标分解,落实目标责任,保障海洋经济的有序、可持续发展。可以实行“一级多层”管理模式,即统一领导、分层管理,杜绝交叉管理造成的管理效率低下,弥补管理空白区,保障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发展。

  2.完善监测监管体系

  宁波拥有“港、渔、景、涂、能”等丰富海洋资源,要建立健全宁波海洋地质、海岛、岸线、矿藏等综合资源数据库,强化产业化服务和应用。完善海洋资源保护开发制度,探索建立海岸线收储、有偿供应和转让制度。建立监测评价制度,加强海岸线资源动态监管,开展海岸线资源状况分析与潜力评估。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实现海洋资源动态监管。

  (二)加大生态保护力度

  1.整体推进海洋生态修复

  加快推进宁波海洋生态修复工作制定海洋生态环境治理修复规划,继续开展海岸线整治修复试点工作,扩大试点范围。积极建设国家级海洋保护区,扩大海洋保护区的规模,增加省级和市级保护区的数量,以点带面,高效推动海洋生态修复工作。

  2.完善海洋生态补偿机制

  拓展生态补偿范围,将湿地、海洋、海岛、河流水质、空气质量等纳入生态补偿领域,开展象山港、三门湾等重点生态功能区的补偿试点,开展海岛集体新型生态补偿试点等,建立起一套责、权、利相统一的新型基层海洋生态管护体系。

  3.建立生态损害补偿制度

  针对不同生态损害类型,确立生态环境修复目标,确定将受损生态恢复到基线水平的基础修复措施和补偿性修复措施,明确基于生态修复的补偿标准的适用条件与范围。依据“谁破坏,谁补偿”的原则,要求造成海洋生态损害的各方对造成的生态损害进行补偿,并支付生态修复成本。

  4.探索市场化治理修复模式

  充分发挥社会主体的作用,探索海洋生态环境治理修复的市场化模式。一是简化对民间海洋环保组织的行政审批,充分发挥民间海洋环保组织的作用,扶持专业化的海洋环保组织的发展。二是引进海洋生态修复企业,并给予政策支持,也可以采取购买环保服务的方式加以扶持。

  (三)引进和培育龙头企业

  1.培育十百亿级海洋龙头企业

  支持海洋龙头企业实施全球化战略,以资本、技术、标准、品牌为纽带,积极开展同业兼并、重组和联合,充分发挥品牌、研发等综合优势,构建总部在宁波的开放型企业组织体系,鼓励行业龙头企业建立产业技术创新联盟。把宁波构筑为国家海洋科技创新高地。

  2.扶持高成长性海洋创新型企业

  加大财政对海洋科研的投入力度,鼓励市内外企事业单位与科研院所联合共建海洋科技孵化器、共性技术研发平台、企业技术研发中心等。构建海洋经济重大科研平台,开展重大科研项目、重大科研攻关,建成一批海洋高科技企业。强化与国家海洋局及国内外知名高校战略合作,加强学科建设,创新教育模式。重点培养一些海洋新兴技术公司和企业,将宁波塑造成浙江省海洋科技创新的中坚力量以及海洋新兴技术产业聚集区域。

  3.引进国内外海洋龙头企业

  政府出资设立海洋高新产业发展基金,作为引进国内外海洋龙头企业的政府投入。对来宁波投资的海洋材料、海洋医药、海洋装备制造等企业,提供扶持资金。支持国内外海洋高新技术龙头企业实施基础技术创新和产业链核心项目,对公共技术开放平台建设、主导软硬件产品开发等项目,按照项目投资总额给予补助;对科研成果产业化项目,按其设备投资额给予补助。

  (四)提升海洋科技创新能力

  1.推进科研资源整合与共享

  宁波应以宁波大学、宁波海洋研究院、中科院宁波材料所等单位为支撑,统筹资源打造具有竞争优势和领军能力的国内一流科研机构,构筑海洋科技创新平台。充分发挥其辐射和带动作用,实现海洋科研协同发展。加强科研机构之间的沟通,建立开放式和共享化的仪器设备和数据管理体系。向企业开放高校和科研院所的实验室,探索联合攻关机制,优化组合各类科研资源和人才资源,共同推进重大和关键海洋技术的研发和应用。

  2.促进协同创新与成果转化

  提升涉海院校实力,强化与国家海洋局及国内外知名高校战略合作,引进和培养海洋经济领域的优质教学科研资源。健全海洋教育培训体系,探索校地、校企联合培养、定向应用新模式。构建海洋经济重大创新平台,加大财政对海洋科研的投入力度,鼓励市内外企事业单位与科研院所联合共建海洋科技孵化器、共性技术研发平台、企业技术研发中心,完善海洋科研成果产业化扶持政策和区域性技术交易中心功能,完善重大科研项目联合攻关平台等。

  (五)加强无居民海岛保护开发

  1.强化规划与评估

  鼓励绿色环保、低碳节能、集约节约的生态海岛开发利用模式。积极开展海岛综合调查,建立海岛数据库,将无居民海岛的资源以及生态情况纳入海岛数据库中。优先保护无居民海岛生态系统,保证岛上动植物种类的多样性。推动第三方机构对无居民海岛环境承载量进行科学评估,为无居民海岛科学合理开发提供依据。

  2.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设立节能环保、资源综合利用、安全生产等方面的产业严格准入标准。加大对农林牧渔业用岛产业的补贴和税收优惠力度。支持道路、中转补给站、电力系统、淡水资源保障、通信设施等基础设施建设的信贷政策倾斜,支持陆地区域的人才以兼职、短期服务、合作研究等多种形式参加无居民海岛产业开发。

(傅叶挺 闫  森)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