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 WAP网站 | English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专栏 >> 研究成果
返 回

宁波港航服务业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信息来源:市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日期:2020-05-18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当前,港航服务业发展呈现出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国际物流中心、多式联运等项目业态加速推进的新局面。新形势下推动港航服务业高质量发展,是宁波打造国际港口名城的必由之路,是提升城市竞争力和综合实力的客观需要,是宁波走向高质量发展前列的重要支撑。
  一、港航服务业概念及类别
  (一)港航服务业内涵界定
  港航服务业不属于国民经济行业中的分类,与其它服务业有交叉。在国内,大多数学者将港航服务业界定为与港口航运活动直接联系或由港口业务所派生出的港航后勤服务活动的集合。基于此,本文对港航服务业定性是指依托港口发展形成的以货物和船舶为主要服务对象,包括物流、航运和船舶海事服务、金融法律咨询服务等业态在内的产业链。
  (二)港航服务业类别划分
  结合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上海航运交易所有关资料整理分析,按照港航物流服务领域全口径开展,可将港航服务业涵盖到港航主业、港航辅助业、港航衍生服务业三大类15个小类(详见表1)。

1                   港航服务领域及服务功能

层面

行业

主要服务功能

基础层

(港航主业)

港口工程、

航道工程

港口工程规划设计及各项设施修建,航道疏浚、整治、渠化工程及其他通航建筑物

船舶运输、

港口服务

货物运输、旅客运输、港口装卸、仓储、理货、拖船、引航

辅助层

(港航辅助业)

代理服务

船舶代理、货运代理

船舶供应

船舶物料、淡水、备件、船员伙食、海图等供应

修理服务

船舶修理、集装箱修理、船用设备(通信、导航等)修理、港口设施修理等

船员劳务

船员劳务、清理货仓、船舶保安

货运服务

内陆运输、集装箱场站、报关

航运经纪

船舶买卖、船舶租赁

航运交易

集装箱仓位交易平台、航运电商平台

船舶检验

船舶检验、设备检验

支持层

(港航衍生服务业)

航运金融

融资、抵押、担保、结算

航运保险

再保、分保、互保、海损估算、保险理赔

航运信息

海丝指数、信息、研究与咨询、媒体

海事仲裁

与法律

海事法律、海事仲裁

航运教育与

培训

各类航运专业学校教育、培训机构、学术团体、研究院、设计院

  注:资料来源于上海市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上海航运交易所有关资料整理

  二、宁波港航服务业发展的现状梳理
  (一)港航主业蓬勃发展
  一是港口转型发展提速。2018年,宁波舟山港货物吞吐量再超10亿吨,继续保持全球唯一的超10亿吨级大港地位;年集装箱吞吐量首超2600万标准箱,首次跻身世界港口排名“前三强”,跃居中国港口“第二位”。宁波港域拥有331个生产经营泊位,其中万吨级以上泊位106个,是国内大型和特大型深水泊位最多的港口。二是运力持续稳定增长。现有航运企业144家,3家入选全国沿海航运企业20强,船舶运力850余万载重吨,与港口配套的集装箱运输车辆超1.8万辆。三是开放合作不断深化。目前已与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地区)的600多个港口实现通航,开通集装箱航线246条,远洋干线120条。
  (二)港航辅助业稳步发展
  一是航运经纪稳中有进。作为宁波舟山港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浙江船舶交易市场发展势头良好,年船舶交易额约占全国三成,并对外投资组建宁波、湖州、大连等船舶交易市场。二是代理服务进中突破。世界排名前20位的船公司以及国际知名物流企业均在宁波落户开展业务,2018年签约引进丹马士国际物流配送中心等项目将进一步完善港口综合服务功能。三是航运交易发展迅猛。2017年,宁波航运交易所完成交易额86.02亿元,同比增长27.5%,2018年航运舱位交易市场完成交易量达到156万标准箱,同比增长6.8%,其下属航运交易服务试点项目、航运电子商务平台项目等被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陆续列为试点项目。
  (三)港航衍生业快速发展
  一是航运信息影响力不断扩大。宁波版海丝系列指数登陆伦敦波罗的海交易所,正式写入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宁波航运交易所与海关总署统计分析司牵头组建的全球贸易监测分析中心签署合作备忘录,在全球货物贸易形势研究、出口先导指数与海上丝路贸易指数的建设等方面展开深入合作。二是海事法律服务一枝独秀。“十二五”期间,宁波海事法院收结案总数位居全国海事法院之首,2016年受理海商事案件6116件,占全国海事法院受案总数五分之一。2017年受理各类海商事案件5541件、办结5727件,收结案数继续保持在全国海事法院首位。三是航运保险实现零的突破。宁波东海航运保险公司成为全国第一家专门从事航运保险的公司,同时,宁波航运保险作为加快推进“一带一路”综合试验区、国家保险创新综合试验区、中国(浙江)自由贸易区建设重要抓手纳入省委省政府战略部署。
  三、宁波港航服务业发展面临的问题
  (一)港航服务产业层次较低且不健全
  目前宁波港口货物吞吐量排名位居全球前列、实物量较大,形成了港口装卸、水路货运、货运代理和仓储服务四大港航服务业务板块,创造了港航服务产业的绝大部分增加值,有力地支撑了宁波港口和城市的经济增长。但港航服务的价值量和含金量较低,航运金融、保险、交易,流通加工、总部经济等衍生的中高端服务,没有真正建立起完整的市场体系,业态竞争力不强,与伦敦、上海、鹿特丹等先进港口存在较大差距。
  (二)城市综合服务能力差距明显
  城市综合服务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国际知名港航机构引进落户。宁波本地港航服务大企业、大集团数量不多,标准化、品牌化水平较低,与上海存在不小差距。例如在船舶设计领域,7家知名机构中有5家在上海设点,其中还有3家在上海设立了区域性总部,在宁波却没有设点;在航运融资领域,全球前五的航运融资机构有2个在上海设立分支机构,而宁波却还是空白。究其原因,与上海相比,宁波城市的航空、高铁交通、商业环境和教育、医疗、文化等社会服务水平方面的差距明显。
  (三)港航服务地缘政策短板明显
  一是财税优惠政策悬殊。2013年上海自贸区、2017年中国(浙江)自贸区均未涉及宁波。虽然2016年国家批复的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范围覆盖到宁波,但重头戏仍在舟山。以上海洋山为例,自贸区一系列财税优惠政策对国际知名机构吸引力巨大,不仅造成宁波引进难度加大,而且本地的龙头企业也有一部分工商注册变更到上海。二是城市产业政策的统筹力度不足。宁波各县市区产业政策各异,政策设计的系统性不强;产业集聚区布局分散,缺乏相互间协同机制,难以形成发展合力。
  (四)港航服务专业高端人才缺乏
  一是从业人员学历偏低。全市港航服务从业人员15万左右,其中硕士及以上学位的不到5%,本科学历的人员不到30%,大专学历的人员占40%左右;中高级专业技术人员约为15%。二是人才分布结构多为“橄榄型”。操作型人才多、管理创新型人才少,单一型人才多、复合型人才少。高端管理和经营人才,尤其是具有国际视野和较强创新能力的中高端人才紧缺。三是人才队伍结构与产业需求不一致。港航衍生服务的船舶经纪、船舶融资和租赁、海上保险、船舶交易、海事仲裁等方面专业人才极度紧缺。
  四、加快宁波港航服务业发展的对策建议
  (一)继续夯实港航主业基础
  一是拓展传统港航服务层次。进一步发挥在船舶管理、港口泊位等领域优势,重点集聚培育一批优质品牌企业,以发挥引领作用,逐步做大做强传统港航服务市场。积极维护现有船队资源,探索东南亚等近洋国际航线,主动与国内外大型航运企业洽谈,吸引更多航线与航班挂靠。二是做大做优特色港航服务。依托运输货量大、抵港船舶艘次多等优势,大力发展燃油、LNG、淡水、物资等船供服务。积极争取保税燃油供应业务的试点政策,主要服务国际航线船舶;加强内贸燃油或进口燃油供应,为内贸船舶提供优质低价的加注服务,逐步打造成为东北亚地区船舶燃油供应的服务中心。
  (二)做大做强港航辅助业
  一是做大做强宁波航运交易所。以宁波舟山港集团为平台,整合省内航运、大宗散货等优质交易资源,打造功能齐备、影响力较强的综合航运交易所。提升航运舱位交易服务水平,为航运客户提供在线询价订舱、物流跟踪、费用结算、供应链融资等交易增值服务。二是创新品牌整合现有船舶交易业务。依托宁波舟山快速发展的航运业和船舶工业,整合省市两级船舶交易业务,继续开展对本地及国内外航运企业和船东提供专业的船舶委托公开出售、船舶评估与技术勘验等服务。三是做强船舶交易市场,开展国际船舶与船用设备交易、国际二手船舶保税交易,开拓船舶交易中高端配套服务,集聚航运服务产业要素,扩大交易规模,延伸服务产业链,实现船舶交易一站式服务。
  (三)大力发展港航衍生业
  一是加强“海丝指数”系列产品研发。完善NCFI、STI等指数,推动中国-中东欧贸易指数等研发。大力推进航运数据整合,集聚产业链上下游、国内外港航物流和国际贸易数据,建设海上丝路航运大数据中心。以波罗的海交易所宁波联络处为载体,深化在国际集装箱指数等领域合作。加强指数数据分析和应用,丰富指数分析报告品类。拓宽指数宣传渠道,推动权威机构对指数的引用分析,提高指数应用率和国际公认度。
  二是拓展航运金融市场。以宁波航运产业集聚区为依托,积极拓展航运金融市场,重点发展航运融资结算市场。加强与银行、保险、租赁、信托和基金管理等金融企业的合作力度,以设立办事处或分公司等形式提速航运金融机构布局。借鉴国外航运基金或海运信托创新模式,积极引导相关企业、金融机构等共同组建航运、船舶产业基金,支持开辟新的融资渠道。加快实现宁波舟山港航业与金融业有机结合,建设与上海互为补充的航运金融服务中心。
  三是推进航运保险业务。以东海航运保险公司为轴心,加强与境内外航运保险公司合作,共同推动传统航运保险业务发展。有针对性地拓展航运保险服务的种类,探索海事责任保险、港口和码头综合保险、物流和经营人综合保险、海上能源保险、船舶建造履约保证保险、船舶出口信用保险等技术要求高的专业险种。拓展培育综合保税区、保税港区的离岸再保险市场,不断增强航运保险的服务能力。
  (四)完善港航服务人才支撑体系
  强化港航服务人才保障,将港航服务业人才发展战略作为区域人才战略的重要组成部门,牢固树立人才是港航服务行业高质量发展核心资产的理念。加强人才引进,加快港航服务业领军人才集聚,逐步提高港航服务业高端人才入选泛“3315”人才工程、宁波市领军和拔尖人才培养工程比例,提升资助扶持力度。发展港航教育,强化人才培养,加大港航服务业领域复合型人才、高端人才及国际化人才培养力度,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工学结合的人才跟踪培养机制,形成“产学研”有机结合、“政企校”积极互动的有利局面。发展港航智库,有效承接上海等地港航人才辐射溢出效应,提升港航服务业人才集聚水平。

徐毅

返回】 【打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