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 WAP网站 | English

研究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决策成果
返 回

从港城互动关系演进规律看宁波城市发展定位转型发布日期:2018-12-27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港口城市是港口与城市有机结合、互动发展的产物。宁波是典型的港口城市,城市发展符合港城互动关系演进的一般规律,城市发展目标定位也随之不断演变和转型。

  一、港城互动关系演进的一般规律

  港口发展与城市发展在各个阶段有不同特点,从空间关系到产业结构存在着阶段性的互动特征。从初级阶段到高级阶段,港城互动关系一般可以分为四个阶段。

  (一)港城初始联系阶段。港城初始联系源于港口的运输中转功能,由此产生货物集散、人口集聚和港务管理,是港城联系的最初媒介。这一阶段,城市对港口有很强的依赖性,一旦由于某种原因使港口衰亡,在没有其它特殊力量推动的情况下,城市作为“港口城市”的发展就会中断。

  (二)港口驱动城市阶段。港口发展到能集聚国内外生产要素和联结国内外市场时,港口陆域成为临港工业或港口依存产业的优势区位,港口经济特别是临港工业成为城市发展的最强劲动力,临港产业集聚区域是港城关系最重要的联结媒介。

  (三)港城互为驱动阶段。一方面,港口直接产业和关联产业的发展,使城市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并产生空间集聚引力,吸引与港口无直接关联的产业在港口城市集聚;另一方面,随着城市产业体系多元化和城市经济实力增强,也需要港口吞吐集散能力与之相适应,促使港口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和集散功能不断增强。这一阶段,城市发展仍以港口为中心,但已形成了港口经济以外的新增长点,港口城市进入多元化经济发展阶段。

  (四)城市自我发展阶段。港口城市在进入多元化经济发展阶段以后,随着城市规模的扩大、产业体系的完备、综合功能的提升,城市发展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使得港口对城市的贡献度逐步下降,城市经济成为港口城市的主要经济形态。这一阶段,港口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进入衰退期,港口被城市其他产业或附近港口所替代;二是进入新的成长阶段,寻求新的发展途径。

  考察国内外港口城市发展轨迹,与港城互动关系演进相关联,港口城市发展也呈现多种演变模式。有的经历四个完整发展阶段,有的经历前二三个阶段,有的转型成功,也有的转型不成功。主要有四种类型:一是港兴城兴。港口与城市良性互动发展,港口是城市发展的重要力量,但其引擎地位逐步弱化,城市经济实现多元化发展。代表性城市既有香港、新加坡那样的中转型港口城市,也有深圳、汉堡、釜山、鹿特丹那样的腹地型港口城市。二是港衰城兴。港口功能退化甚至无法持续,但城市凭借其独有的区位优势、产业基础或政策支持,发展成为国内乃至国际的枢纽型城市。伦敦、纽约是这一类型的典型代表。三是港兴城衰。片面追求港口发展而忽略城市发展,产业层级始终停留在临港产业层面,导致城市发展严重依赖港口、港口发展凌驾于城市之上的局面。被称为“巴黎外港”的法国勒哈佛尔是这一类型代表。四是港衰城衰。未能有效把握港口经济带来的发展契机实现能级提升和功能转型,停留在初始的货物集散和加工贸易产业层级上,随着港口资源的退化和区域经济形势的变化,城市不可避免地随之衰落。英国的利物浦是这一类型代表。

  二、宁波港城互动关系演进及城市发展变迁

  宁波从建城开始,港口与城市之间就存在密切的互动关系。

  第一阶段,港城初始联系阶段,时间大致从建城开始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港口位于奉化江、姚江、甬江沿岸,城市围绕三江口呈“团状”发展。这一阶段,宁波是个内河型港口城市,产业以传统轻工业、手工业、农业和一般贸易为主,港口相关产业比重不高,城市规模为一般的江南府城。

  第二阶段,港口驱动城市阶段,时间大致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前期,港口从甬江两岸迁至甬江口及附近沿海,城市以港口为中心,沿江、沿海岸线、沿交通轴线呈“带状”发展。该阶段,宁波提出建设浙江重要工业基地和以加工工业、国际转口贸易为中心的综合性现代化港口城市。港口基础设施大规模建设,吞吐量快速增长,石化、电力、造纸、造船等临港产业崛起,对城市发展拉动作用充分显现,宁波从工业基础薄弱的消费性城市转型为新兴港口工业城市。

  第三阶段,港城互为驱动阶段,时间大致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至二十一世纪前十年,港口从内河港、河口港拓展至沿海的北仑、穿山、大榭、梅山等港区,城市呈“三江片、镇海片、北仑片”组团式发展。这一阶段,宁波提出走港口、产业、城市互动发展道路,建设成为华东地区重要的工业基地、对外贸易口岸和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港口吞吐量跃居全球前列,临港工业全面崛起并成为主导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服务业加速兴起,产业体系逐步完备,城市经济多元化发展。

  第四阶段,城市自我发展阶段,这一阶段大致从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港口和城市发展均面临转型。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等影响,国际贸易持续低迷,外需动力减弱,港口对城市发展贡献度开始下降,区域之间港口加速整合,临港工业负面影响显现,产业转型步伐加快,城市经济加速崛起。与此同时,城市规模持续扩大,城市空间形态也发生变化,都市区发展格局开始形成,城市发展定位需要进行重新审视和调整。

  三、宁波作为港口城市的发展坐标和中长期发展愿景

  当前,宁波作为港口城市正处在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从港城互动关系的发展阶段看,宁波已经走过了三个阶段,目前已进入第四个阶段。对照港口城市四种发展类型,宁波应该走“港兴城兴”的发展道路,也最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港兴城兴”的又一典型。现阶段,宁波一方面要切实转变港口驱动的路径依赖,推进创新驱动、转型发展,培育新动能,厚植新优势,全面提升城市自我发展能力;另一方面也要防止“港口无用论”、“去港口化”等极端思想,积极推进港口资源整合和功能转型,加快临港产业清洁化改造和转型升级,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更充分有效地发挥港口引擎作用,努力走出“港兴城兴”的发展路子。基于宁波的区位条件、空间格局、人口规模、产业基础、政策支持等因素,作为港口城市转型发展的方向和目标,宁波不太可能成为上海、伦敦这样的国际性枢纽城市,也不适宜走新加坡、香港那样的国际中转港口城市发展道路;而是要以中国的深圳、德国的汉堡、美国的休斯顿、韩国的釜山等城市为标杆,推进港口转型、产业转型、城市转型、社会转型,成为世界上“港兴城兴”的范例。

  综上分析,宁波中长期发展愿景,应当围绕建设“名城名都”这一总目标,遵循港口城市发展规律,坚持港产城融合互动,确立新的发展定位,创新发展、转型发展、特色发展、错位发展,推动实现新的发展目标。

  ——亚太地区重要国际门户城市。宁波-舟山港资源有效整合,自由贸易、江海联运、国际中转等功能有效发挥,实现港口功能从货物运输港为主向综合物流港、自由贸易港、金融创新港为主转变。进一步放大港口经济圈辐射效应,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港航物流中心和经贸合作交流中心,成为联结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枢纽,打造亚太地区贸易、航运、开放、合作的重要国际门户城市。

  ——我国东南沿海重要中心城市。依托长三角城市群,加快推动宁波都市圈同城化、甬舟一体化发展,中心城市极核功能显著提升,基础设施承载能力显著提升,城市国际化水平和知名度影响力显著提升,打造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的高品位都市圈,努力建设成为立足长三角、辐射东南沿海、服务中西部腹地的重要中心城市。

  ——具有国际影响的制造强市和智能经济发展示范城市。以发展智能经济为产业转型升级的主攻方向,推进制造业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国际化发展,形成以智能研发与制造、智能技术应用、智能服务支撑为主要内容的智能经济体系,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制造业创新中心,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制造业强市和智能经济发展示范城市。

  ——国家创新型城市和国际化创业城市。发挥市场对技术研发方向、路线选择、要素价格、各类创新要素配置的导向作用,建立健全符合科技进步规律的体制机制和政策法规,建成国家创新型城市和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示范区,成为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节点。创新创业环境和人才生态持续优化,全社会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蔚然成风,海内外高端人才荟萃、创新要素集聚,创新创业主体的动力、活力和能力得到激发,成为国际化创新创业城市。

  ——全国生态宜居文明样板城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得到保护和传承,社会事业全面协调发展,公共服务水平显著提升,城乡生态环境明显优化,社会治理和谐有序,人民群众生活品质不断提升,全社会文明程度进一步提高,成为全国文明城市标兵、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社会主义法治城市和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

相关信息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