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 WAP网站 | English

研究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决策成果
返 回

千亿级产业培育的经验教训与宁波启示发布日期:2018-11-06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千亿级产业是区域经济的支柱和品牌,目前各大中城市围绕千亿级产业的“招商引智”竞争已趋于白热化。从国内相关城市及宁波实践的经验与教训看,若要在五年左右成功培育千亿级产业,须具备三大要件:万亿级的市场空间、百亿级的产业基础、良好的产业生态等三个基础条件;百亿级的龙头企业、中高端的企业集群、难以复制的自主创新等三个关键条件;集中扶持的产业政策、领军人才的智力支撑、行业领先的公共服务等三个政府保障条件。“十三五”时期宁波培育千亿级产业应遵循这个基本规律,拉长板、补短板,突破瓶颈,推进千亿级产业加快发展。

  一、必须具备三个基础条件

  成功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具备一定的发展基础,主要包括市场空间、产业基础和产业生态。缺乏三个基础条件中的任何一个,都难以成功培育千亿级产业。

  一是万亿级的市场空间。即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有万亿级的市场空间作为基础。我国有30多个大中城市,产业结构趋同严重,某个城市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有万亿级体量的市场空间来支撑,若没有这个体量的市场空间,培育的千亿级产业很可能是空中阁楼。这就是说,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选择市场空间巨大的产业。

  案例1:我国及海外家电市场每年市场需求量高达上万亿元,因此,顺德、青岛、合肥等成功培育起千亿级家电产业。如今我国家电产值占比全世界60%,其中广东顺德家电产值就占比中国21%。数据显示,2015年顺德家电制造业产值达到2446.7亿元。

  案例2:近十年来,全球航运业连续萧条,船舶制造业市场结构性矛盾突出,技术含量低的散货船产能过剩问题突出,技术含量高的特殊船种(如LNG船等)订单还持续增长。曾被视为宁波优势行业的船舶制造业,因为经营产品主要是散货船和小型船只,受到冲击较大,培育千亿级产业的呼声目前已经停息。

  二是百亿级的产业基础。即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有百亿级的产业基础。万里长城不是一天垒起来的,任何一个千亿级产业都是不断积累的结果。在较短的五年时间内培育成一个千亿级产业,拥有百亿级的相关产业基础是必不可少的。缺乏产业基础而凭空造出千亿级产业大厦,是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的。

  案例1:2015年深圳电子信息产业实现总产值2.4万亿元,占到全国的近1/6,她是怎么做到的?从1988年开始深圳华强北这条不足1公里长的街道被冠之以“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名号,在电子商务冲击下,华强北曾经一铺难求的情景曾被零星撤店的冷清取代,但其二次成功转型带动了如今深圳电子信息产业的辉煌。

  案例2:2011年宁波以地铁建设为契机,成功引入中国南车集团公司,建立中国南车宁波产业基地,重点发展市场广阔的轨道交通装备制造业及相关产业。然而,当时宁波本地相关企业较少、产业基础薄弱,制约了该产业的快速做大做强。如今五年过去了,产业基地尚未完全建成,轨道交通装备产业规模离当初设想还有较大差距。

  三是良好的产业生态。即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有良好的产业发展生态,包括基础设施、教育医疗等硬件环境,以及人文、政策等软件环境。在现代市场体系中,企业流动频繁,良好产业生态是泽水而居的关键。缺乏良好产业生态的城市,企业引不进来,也留不住,产业就难以发展。

  案例1:近年来,贵阳市政府围绕大数据产业发展,不断优化产业生态,成立了大数据产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专家咨询委员会,成立了大数据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和创业投资基金等。短短几年内,贵阳的大数据产业站在了发展最前沿。2015年,该市大数据及关联产业规模总量达到916亿元,一座“中国数谷”正在崛起。

  案例2:2010年,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关于深化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意见》,通用航空产业因市场规模庞大而备受各地追捧。近年来杭州湾新区、宁海经济开发区等地已建立通用航空产业园。然而,空域开放政策涉及方方面面,改革难度很大,在短期内难以实现具有商业意义的低空空域开放,通用航空产业艰难起步,千亿级产业可望不可及。

  二、必须具备三大关键条件

  成功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拥有压倒性、绝对性的竞争优势,包括龙头企业、产业集群、自主创新等三大关键条件。缺乏三个关键条件中的任何一个,都很难成功培育千亿级产业。

  一是百亿级龙头企业。即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有百亿级的行业龙头企业作为“领头羊”,引领其他中小型企业共同打造千亿级产业。拥有百亿级龙头企业,才能有利于集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和研发机构,有利于提升产品工艺和质量、降低中间环节成本,有利于培育行业标准和品牌等,是千亿级产业培育不可或缺的“药引”和“催化剂”。

  案例1:空客A320生产线的落户,拉动天津空港经济区形成近千亿元产值的航空工业产业链。富士康的落户,带动酷派、中兴、创维等一大批手机整机及配套企业入驻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

  案例2:“宁波装”曾是宁波四大名片之一,宁波服装产业的曾经辉煌主要得益于雅戈尔、罗蒙等以服装为内核的龙头企业带动。然而,在过去十多年宁波服装产业出现了明显的衰退,很大原因是原有龙头企业经营重点的转移,服装已不是企业核心产品,服装行业的“领头羊”地位已动摇。

  二是中高端的企业集群。即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有中高端产业链的企业集群,除拥有百亿级龙头企业外,还要拥有若干十亿、亿元产值企业,形成中高端产业集群。只有中高端产业集群,才能有效改善产业生态、集聚要素资源、促进科技创新、争取市场话语权等。没有中高端产业集群的支撑,千亿级产业就难以形成和发展。

  案例1:深圳信息产业,除了拥有华为、中兴、创维等行业巨头企业外,还有神舟电脑、欣旺达电子、普联技术等3000多家电子信息高新技术企业集群,他们共同打造了深圳的万亿级信息产业。

  案例2:目前,宁波全市共有5家省统调燃煤电厂和13家燃煤热电企业,其中北仑电厂、宁海国华电厂、大唐乌沙山电厂、镇海发电厂、台塑热电厂等5家燃煤电厂有24台机组。然而,尽管这些企业在国内有一定影响力,但都不是国内能源行业的中高端企业,不能代表新兴能源产业发展方向,这也决定了目前能源产业难以成为大器。

  三是难以复制的自主创新。即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在关键领域(或企业)拥有难以被模仿和复制的自主创新技术或品牌,成为行业(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知识经济时代,政策性、低价格等优势是暂时性的、不可持续的,自主创新才是企业及其行业赢得持续竞争优势的关键。

  案例1:为什么华为公司没有被国内外其他企业赶超?这是因为华为公司一直高度注重自主创新,目前在全球拥有近8万名研究与开发人员,占总人数的45%。2015年支出研发费用596亿元人民币,占总收入的15.1%,超过宁波全市的R&D经费支出。2015年度以3898项专利技术申请注册量蝉联世界(公司)第一。

  案例2:作为重要口岸城市的宁波,每年进出口额超千亿美元。近年来我国跨境电商的增长迅速,宁波被国家批准为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这对宁波跨境贸易而言是天赐良机。然而,缺乏电商关键领域拥有自主创新技术和品牌的龙头企业,已成为制约宁波跨境贸易爆发增长的主要原因。

  三、必须给予三大政府保障

  培育千亿级产业,无论是强化三大基础条件,还是强化三个关键条件,地方政府的保障、激励作用至关重要。在当前国情中,发挥市场无形之手固然重要,但发挥政府强有力的保障作用更为重要,包括产业政策、智力支撑、公共服务,这是完善千亿级产业基础条件和关键条件的重要举措。

  一是集中扶持的产业政策。即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集中政府有限的财力、人力和精力,重点扶持事关全局的突破型产业,实施少而精的产业政策。政府可配置的资源是有限的,如何使有限资源发挥最大作用,就要根据市场失灵和市场配置缺陷,集中政府资源对特定产业施以精准扶持,突破重点产业发展瓶颈,带动其他产业发展,避免“撒胡椒面”式的水平型产业扶持。

  案例1:重庆市将计算机产业列为两江新区重点培育产业,在享受国家级新区政策基础上,附加税费减免、用地保障、贷款融资、技术开发、项目审批、人才引进等十类地方新策,在政府集中保障之下,目前全球每3台电脑中就有1台产自重庆,重庆现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之一。同样,深圳市收缩产业扶持对象,集中财政资金倾力推动生物、新能源和互联网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收效良好。

  案例2:“十二五”期间,宁波优先发展国际贸易、现代物流等八大生产性服务业,积极发展休闲旅游等三大生活性服务业,加快培育电子商务、服务外包等四大新兴服务业。政府投入总额很大,但具体到每个项目、每个企业却非常有限,如市级政府每年投入2000万元用于扶持电子商务发展等,是服务业发展总体表现平平的重要原因。

  二是领军人才的智力支撑。即培育千亿级产业,政府必须为行业发展提供顶尖研发人才、杰出经营人才等领军人才保障,使高端人才成为千亿级产业的关键智力支撑。领军人才在行业跨越式发展中起到的引领性作用,是企业和产业发展的核心竞争要素,政府要搭建有效平台、提供优质服务,为领军人才的大力引进和发挥作用提供便利。

  案例1:宁波新材料产业之所以突破千亿元,领军人才聚集功不可没。如,2014年新增新材料类“3315团队”3个、“3315个人”6人、浙江省“千人计划”8人、省领军型创新创业团队1个;2016年第二批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宁波就有8人入选。这些领军人才成为推动宁波新材料产业发展的核心力量,2015年宁波市新材料产业产值突破1500亿元,高居全国7个新材料产业国家高技术产业基地之首。

  案例2:2003年宁波就提出建设“海洋经济强市”,要在海洋装备制造业、海洋高新技术产业、海水养殖业等方面取得积极成效。然而,宁波海洋经济严重缺乏领军人才支撑,无论是顶尖研发人员数量,还是高端技术人员数量,都跟上海、青岛、大连、深圳等沿海城市有很大差距,诸多海洋产业虽经多年发展却不能脱颖而出。

  三是行业领先的公共服务。即成功培育千亿级产业必须有政府提供一流的公共服务,如技术研发平台、金融支持平台、产业园区平台等。在市场经济中,政府是公共服务的主要提供者或引领者,千亿级产业的形成和发展,离不开政府引导或参与提供的公共服务。

  案例1:北京市围绕生物医药产业发展,政府主动提供代共服务,如组建中国生物技术创新服务联盟(ABO),形成了化学合成与制剂、蛋白抗体、临床前评价等6个专有技术平台,服务创新项目2000多个。在这些公共服务的支撑下,目前北京生物医药产业已形成以化学制药、中药制药、生物制药、医疗器械为主导的发展格局,主营业务收入已达到1300亿元左右,成为北京新增的一项千亿级产业。

  案例2:宁波在促进新材料产业发展过程中,政府积极主动构建公共服务平台,如建立了国家磁性材料产业计量测试中心、宁波市石墨烯产业产学研技术创新联盟、中国新材料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等,引进中国兵器集团新材料技术创新中心,成立了宁波市特种高分子材料制备与应用技术重点实验室,创建了智慧海洋技术公共服务平台等。

  四、对宁波的几点启示

  “十三五”时期,宁波提出要培育一批千亿级产业,如何将这些雄伟蓝图变为现实?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尊重千亿级产业发展规律,因势利导,积极发挥政府有所为的作用。

  一是收缩支持战线,重点突破。近年来,市本级及各地提出培育千亿级产业的数量较多,涉及领域广,积极赶超的紧迫思想和行动难能可贵。但我们也要看到,政府可用资源是有限的。我们应准确研判、精选产业、收缩战线,集中政府有限的财政资金、土地等资源进行扶持,重点突破与带动。即对基础条件和关键条件相对较好,对其他产业发展有带动作用的产业(如智能装备、跨境电商等)进行集中扶持,突破其发展瓶颈,避免“撒胡椒面”式扶持。

  二是补齐基础短板,生态为先。对于明确重点扶持的千亿级产业,摸清行业数据和发展生态,做好国内外市场分析。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地提出拓展国内外市场、强化产业基础、优化产业生态的具体对策,补齐基础条件的短板。其中,要将优化产业发展生态放在补齐短板的首要位置,在政策优化、行政审批、筑巢引风、公共服务及其效率等方面做足文章,构筑产业创新生态圈。

  三是抢抓百亿龙头,集群带动。百亿级龙头企业是成功培育千亿级产业的关键核心,是促进难以复制自主创新和中高端产业集群发展的重要依托。因此,必须紧紧抓住这个龙头。抢抓百亿龙头企业,要瞄准所培育行业的国内外龙头企业,紧盯不放招商引资,高效服务促落户、保发展;对市内有潜力的龙头企业,按百亿级企业培育来要求和集中扶持,为企业成长提供优质高效服务。与此同时,对产业链中的中高端企业也要进行相应扶持,促成中高端企业集群体发展。

  四是再造传统优势,创新出发。宁波制造业和服务业有许多传统优势,培育千亿级产业应立足于这些传统优势,通过“创新+”再造竞争新优势。如纺织服装业、修造船业、热电能源业等传统优势产业,政府应通过“互联网+”、科技革命、跨业并购、跨国转移等“创新+”支持,扶持传统优势龙头企业及企业集群转型发展,促进传统优势产业成为新的千亿级产业。

 (农贵新 冯 路)

               

 

 

 

返回】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