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浏览 | WAP网站 | English

研究成果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成果 >> 决策成果
返 回

促进宁波休闲服务投资与消费的对策发布日期:2018-10-18

【字体: 】  保护视力色:

  随着文化和收入水平的提升,休闲消费已经成为宁波居民生活消费的重要组成,并在旅游、文娱、体育、教育、生活服务等领域仍表现出巨大的提升空间。宁波要把握机遇,积极推动休闲产业供给侧改革,促进休闲服务投资与消费的协调、快速提升,全力打造城市经济“新引擎”和幸福生活“新源泉”。为此,浙江纺院课题组对全市休闲服务投资与消费的既有发展水平、典型案例和突出问题进行深入调研,在此基础上提出如下对策建议:

  一、统筹谋划全市休闲产业布局,集中力量打造大项目、培育强品牌

  从调研结果看,尽管全市休闲产业呈现良好发展态势,但整体形象不突出、资源整合不充分、龙头项目吸引力不强等问题依然比较突出,供需不匹配环节较多。典型的有,高投资得不到高回报,许多消费者将休闲经济等同于廉价经济,甚至会出现一些诸如民宿消费高于酒店消费的不合理投诉;休闲服务供给不够品牌化、特色化,对高收入群体和周边城市居民的吸引力不强;消费者夜间休闲和特色化休闲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诸如城市综合体、乡村等空间提供的休闲服务项目极为雷同,以至于大多消费者朝至夕返。因此,亟需加大对全市休闲产业的指导扶持力度,提升产业发展的全局性、创新性和规范性,加快构筑全市休闲产业的整体形象、空间特色、引领项目和行业标准。

  二、加快培育休闲文化,通过多元化的宣传和激励措施,引导市民正确认识休闲消费理念及行为

  调查发现,不少市民对休闲经济和休闲消费存在认识误区。例如,一些受访者认为,休闲消费比较浪费时间和金钱,且容易玩物丧志;一些受访者认为,休闲服务应该是公共属性,政府要大力度建设一批公益性休闲服务项目;还有一些受访者认为,休闲服务项目,特别是观光旅游、民宿等消费价格应该更加低廉。这些错误认识充分反映出当前休闲文化发展速度远远滞后于休闲产业。为此,各级政府要牢固秉持共治理念,联合基层组织、媒体网络、商业企业、社会力量和典型个体共同培育休闲文化,树立正确的舆论导向,引导合适的休闲消费理念和行为,推动休闲产业和休闲消费市场的良性发展。同时,也要利用好既有公共休闲场所,如三江六岸、日湖月湖、城市公园绿地等,因地制宜地引入更多休闲服务项目,打造休闲产业的展示、体验和消费先行区。

  三、加快发展符合大多数居民消费水平的休闲产业,不断提升产品和服务的创新性、智慧性和联动性

  调查显示,宁波市民最为关注旅游、运动和健康领域的休闲服务项目,既有的一系列创新型做法得到了受访对象的好评,值得深入总结,进一步强化或推广。其中,旅游休闲方面有:旅游景区条例和休闲旅游基地评定标准的出台与实施;多个区县(市)积极推进的智慧旅游项目,如智能手机导游系统、网上虚拟景区等;新近成立的长三角旅游咨询联合体等。运动休闲方面有:象山、宁海积极打造的集休闲、度假、观光、购物、娱乐及吃、住、渔家乐于一体的海洋休闲旅游板块;奉化、余姚、鄞州等区县推出的攀岩、拓展、滑翔伞、汽摩、汽车拉力赛、滑雪、滑草、溪漂、钓鱼等户外运动;北仑、鄞州承办的CBA联赛、国家女排系列赛等高级别赛事等。健康休闲方面有:全市不断规范且服务升级的健身馆、美容馆、茶馆、食疗馆、舞蹈馆、瑜伽馆、足疗中心、桑拿按摩中心;东钱湖、江北等地快速崛起的体验式农业等。值得指出的是,在强化和推广这些项目的同时,还要注重项目间的纵向组合和横向联动,更多打造休闲产业群、休闲服务带,如海洋休闲产业群、环东钱湖休闲带等,提升项目营销水平,从而进一步扩大消费人群、拉长消费时间、丰富消费内容、提升消费层次。

  四、加快城市商圈、普通民宿、海洋旅游等重点区域和特色项目的改造提升,大力支持休闲产业新模式、新业态

  城市商圈方面,可有选择地把一些既有城市综合体、大型商场改造成为“商娱中心”,以响应市民以购为主向以逛为主的消费行为转变,通过拉长市民在商娱中心的停留时间,来激发其社交、餐饮、娱乐、休憩、购物等各方面休闲消费需求。普通民宿方面,可有选择性的发展一批“休闲度假庄园”。休闲度假庄园是集民宿经济和果林、田园、莲池、鱼塘和农业加工等庄园经济的综合,非常符合城市居民快节奏工作生活后寻求放松的生理需求,而且可以一站式满足其旅游、运动和健康等综合性休闲需求,以及藉此促进农村面貌改善、居民增收。海洋旅游方面,可通过整体开发滨海区域和海岛、发展邮轮经济、开辟低空航线、引入海产品深加工项目、更多举办海钓赛事等多元化路径,推动渔家乐、海景酒店等粗放式项目的转型升级。

  五、加快破解制约城市休闲服务投资与消费的体制机制症结

  调研中,下列体制机制问题被多次提及:一是基础设施建设问题,许多休闲服务项目选址在农村、山区、沿海甚至海岛,缺乏交通和水电等基础设施配套,一些部门跟进服务态度不够积极主动,大大降低投资者热情。二是土地集中流转问题,许多休闲服务项目建设投资大、盈利周期长,需要长期稳定的土地租约作为保障,但事实上,村委会三年一届、土地集中经营涉及利益错综复杂等因素造成企业很难与土地所有者签长约。三是休假制度落实问题,不仅2.5天休假模式尚未引入本市,而且许多行政机关和企业事业单位还没有落实国家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甚至连双休日都没有保障。四是行政监管时效问题,不少休闲消费发生在较为偏僻的地区,时间则以休息日居多,一旦发生消费纠纷,甚至是群体性事件,相关部门难以及时处置。此外,减税免税政策缺、发票开具少、公共交通可达性差、环境保护难、与沪杭等周边城市合作不足等问题也被关注。

                                          (钱 伟 冯 路)

 

 

返回】 【打印